小熊说,第一次听说“双性恋”这个词是在15岁的时候,我朋友的妈妈口中说到的,她是一个我很尊敬的人。她说:“同性恋我还能理解,但是双性恋这种人...人人都会觉得恶心。”

当时我又兴奋又害怕,兴奋是因为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形容我的词汇,当然在我不知道的某个地方还有其他人跟我一样,但我又害怕会失去这个我敬爱的女人的尊重。

一直到21岁,我都躲躲藏藏不敢出柜,我第一个倾诉的人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她和我说:“不,你一定要宣称自己是蕾丝边,这是个政治性选择。我有的时候也会喜欢男人,但是你必须站定立场,坚决反对男权政治并再也不要和男人约会。”所以我了解的双性恋就是,一旦宣布就会受到异性恋和双性恋的双重夹击,即使是我身边很亲近的人,即使我只是被人吸引、与性别无关的。在我每次听到/看到人们说恐双言论的时候,这种认识就越来越深,提醒我双性恋的现实问题。

其实我觉得小熊并没有做错什么,你们觉得呢?

大家为什么都不能接受看上去就不违背人性的双性恋呢?

但是后来发现主流(异性恋)社区对此几乎没有任何评论,LGBTI(蕾丝边、gay、双性恋、变性人和双性人)相关的新闻里会有些极端的恐双(反对、恐惧、仇视双性恋)言论。似乎主流并不关心双性恋,而LGBTI则更倾向于不相信双性恋的存在或是把它视为威胁。

有的人认为双性恋是不存在的,这只是青少年太年轻,在同性恋宣传中摇摆不定产生的结果,他们还没有完全弄清自己的性取向就被迷惑了。他们声称这些年轻的“双性恋者”只是赶时髦而已,甚至还有因为害怕被说自己是直男(女)而盲目跟风。

另外,还有人坚持认为任何形式的同性相吸都是不自然、不道德甚至说他们有精神病。还有人评论说双性恋不应该被包含在LGBTI之内,只有被同性吸引的人才能算数。

还有的评论说同性婚姻把青少年腐化了,还说双性恋是因为处理不好两性关系。

其实,如果我们能缓和的看这种性倾向,你会发现根本没有人们说的那么危言耸听。我不知道我的观念是否会像那些评论里说的那样,过于理想化。但是生活在一个文明的,而且已经远离封建社会很久很久的时代里的人,我跟愿意听到的说法是第四性取向就是:

不管你是谁我都爱你。

谁还没遇见谁,怎么可以不负责任地说

“我是异性恋!我不可能变成同性恋!”

“我是同性恋!双性恋恶心的我想吐”

“我这辈子都不会和男人约会!男人是最恶心的生物!”

“我讨厌女人!他们的味道让我功能障碍!”

我想,爱不是政治立场,也不是狼人杀,没有什么派别,也不会有什么好人坏人阵营。

“我是一号玩家,我是预言家,昨天晚上我验了三号,铁双!铁双!票走她!”

“哇,一看他就长了张双脸!他的身份在我这一开始就不太做好!”

“对对对!我就说嘛!”

我想说,这预言家你们验过啊?铁预言家啊?这预言家搞不好几局下来,自己跳来跳去都不记得到底自己什么身份了吧。

爱就是爱啦!没什么啰嗦的,想的那么复杂干嘛呢?

还是那句话:遇见了,不管你是谁我都爱你。

大家可以通过哈佛性向测试性取向测试更好的了解自己的性取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