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我也没想好自己的性取向

虽然这话说得好像这个事情是我自己可以决定的一样。(后来我发现,这事我还是能起到一定控制作用的)

▼ 

我好像在收集不同种类的性取向

在我目前一点都不长的人生里,我的性取向已经变换了百八十次。

交过男朋友(不知是否这段恋情太无味使我觉得谈恋爱好像毫无乐趣可言)

但也喜欢女孩子(喜欢过柔弱型的女/男生,也喜欢过阳刚型的女/男生,而且这也算不同性向,原因复杂,建议自行了解)。

怀疑过自己是同性恋,也曾一度以为自己是双性恋、多性恋。

(不同性取向的不同状态之间的不同组合)

上大学后很长时间陷入无感状态,不再有任何心动或者喜欢的感觉。

当时很流行“感觉不会再爱了”,而我,好像连喜欢也不会了

就像一个有浪漫情节的无性恋爱无能者。

▼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性取向还是择偶观

身边总有人问我到底是什么性取向

我说不上来,就说我没有性取向

非要说就颜性向吧,长得好看的也凑合,长得帅气的也可以。

然后她们就会马上给我下结论,那就是双性恋咯?

很多时候,我会笑而不语,偶尔会回答也许吧,我自己也根本不清楚啊。

但其实三句话聊不到一起再好看我也看不下去

相处一个星期我就会发现对方浑身都是缺点

最难忍受的是,明明我自己也很糟糕。

但如果我不想象对方会成为我的伴侣的话,一切都很好,并且我对女孩的包容性要比男生高一百倍,是真的一百倍。

所以谈恋爱这种事情对我来说非常讲究机缘巧合,合眼缘,合三观,最后还要相处顺利。

如此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简直千年一遇,我也做好孤独终老的准备了。

(但是最近,我连美貌也无感了,我觉得很可怕,这个世界再没有能提起我性趣的事了)

▼ 

好像终于找到我的定位词

秉承着对自己的探索欲望,所以一直也很喜欢研究性这件事,神秘又奇妙。

当我读到“性向流动”这个词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找到自己的定位,仿佛这么多年的混乱有了解释。

“流动”这个词,对于我这么一个不稳定的人,可以说是非常贴切了。

大概我就是性向流动性高的那一拨

有时候我识图强迫自己固定下来

但是性取向还是应该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事。

而对于早就把结婚生子这种事从人生中剔除的我来说,不同阶段的性取向不过是不同阶段情感生活的映射基础罢了。

只是有时候会非常想抱着一个人睡,也会想象一些浪漫的情节,不知道是不是长期缺乏实质伴侣的原因,浪漫这一块的需要又很快被大脑强行填补。

我想这大概是注孤生的一种自我保护——不要对希望渺茫的事物产生过于强烈的渴望,以免做出不理智的举动。

▼ 

除了性取向,有时我还希望我还能切换一下我的性别状态

到现在都很喜欢小时候看过的一个电视剧——

《错爱一生》。

尤其喜欢温峥嵘扮演的顾忆罗,时而长发,妩媚可爱;时而短发,俊酷俏皮。

这种随时自由切换不同的面貌状态,是我最想要的多变快感。

高三时把一把及臀长发剪短之后

就像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借着短发,开始享受这种异装带来的赞扬和得意。

(毕竟比起男扮女装,大家对女扮男装还是很宽容的,除了我母亲很爱念叨我)

但不到一年光景,我便开始想念起我的长发了。

其实我也爱穿裙子,我只是再也不适合穿了而已。

大学给自己做过很多裙子,最后都因为没有合适的状态穿而扔掉了很多,但我仍然爱做各种各样的纱裙,对纱这一类少女心面料的喜欢日益增长。

也有想过要变成男生,但后来在我种种对比和计算下,竟对自己的生理性别出奇的满意。

▼ 

最后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像我这样不稳定的人存在,但我觉得我应该不是一个人,就像我以前觉得自己很奇怪,大概没有人再比我奇怪了,可后来我发现比我奇怪百倍的,大有人在。

大家可以通过哈佛性向测试性取向测试更好的了解自己的性取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