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个师弟L,心理统计学学得特别好。这在心理学和教育学的科研上,是特别稀缺的一种技能,类似于九阴真经、九阳神功、葵花宝典(大雾,划掉)这样的顶级招式,一般人根本掌握不了。所以L在学术道路上一骑绝尘,博士毕业之后立马进了特别好的大学当老师不说,30岁没到就评上了副教授,学术成就能把我这样的废柴师兄的脸给打裂。


不过这么牛逼的师弟,最近却遭遇了一件烦心事——更准确的说,是碰到了一个烦心人:有个陌不相识、慕名而来、七弯八绕扯上关系的“师姐”A,看上了他……不是,看上了他的统计技能了。于是乎,“师姐”A开始非常有规律地骚扰他,几乎每隔两天,就要向他提出各种各样的统计问题,有些很白痴,有些太复杂,还有些没法回答,比如这样的纯粹审美问题:


如果只是这些,好像也算可以忍受。但是让L出离愤怒的,是师姐的态度:除了问问题,没有任何其他的交流;问完问题除了苍白的“谢谢”,没有其他任何的表示;更过分的是,有的时候连这么简单的“谢谢”都是姗姗来迟。什么时候来呢?下次提问的时候,就假惺惺地来一句:


我很能体会L的心情,不过我已经不会像他这么爆炸,因为最近几年我上课的过程里,就经常碰到这样的学生:明明连上课的内容都不怎么听,路上见到我都要赶快低头假装不认识,却在遇到爱情难题、人生难题、学习难题的时候,“突然想起”还有个心理学老师可以问问。于是马上加微信、提问,一顿操作猛如虎,但是完事之后连个谢谢甚至表情包可能都没有,就直接拉黑你了。

还有其他很多朋友也会遇到这种奇葩:听说你是做设计的,没事就让你画个图;听说你是搞金融的,没事就问你有没有内幕消息;听说你在房企工作,就让你帮忙看房子……也许,就算你是学家政的,他还要请你到他家来做客,然后“随手收拾一下”呢。


面对这种人,很多人都会像L一样为难:不帮,显得不近人情;不理,显得没有礼貌;但是真的帮忙,又觉得吃亏。那该怎么办呢?


在我的情商课上,我改编了一个叫做情商三步法的东西(就是上面这个图),是很多人际关系的通用解法。接下来我就来简单地分析一下:


第一步,判断别人的需求。

对于我们正常人来说,这种奇葩的脑回路其实有点难理解。我的师弟L总结说,这种人就是“竭尽所能的不劳而获”,这个说法我其实有点不太同意,因为这种说法给人的感觉是他们是故意的,暗示背后的原因是他们天然的自私。

但是我觉得,这不是(或者不纯粹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一个能力问题:他们没办法准确估计自己的人情的价值。

“人情”是一个耳熟能详的词汇,但是大多数人,甚至包括很多心理学家,都没有特别研究过这个概念。通俗地说,“人情”就像是人和人之间的一个情感账户,当这个账户里有很多储蓄(情感的交流、共同的经历等等)时,我们就说彼此之间有人情味——甚至是人情债;但是当这个账户里没有钱的时候,两个人之间就没有人情可讲。

对于没有人情的人来说,“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这本来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定,也就是有多大钱办多大事。但是对于这部分奇葩来说,他们的理念却成了“帮我是本分,有能力为什么不帮我?”。这就是他们最核心的问题:他们总觉得自己的人情特别值钱。


第二步,理解自己的情绪。

所以,为什么像师姐A那样的行为那么令人反感、令人愤怒呢?因为明明是一个空白的新账户,也看不出什么还款的能力(这很关键,如果大佬要你帮忙,你肯定屁颠屁颠地去了),却偏偏想要VIP待遇刷爆信用卡,甚至连个欠条都不打,换哪个银行都不可能答应的——也难怪有的人很恶俗地将这种行为称之为“白嫖”了。这就是L、我和其他朋友们生气的原因:人情已经不足,还想要透支,玩我呢?

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不光愤怒,我们还有点恐惧,因为我们会担心,如果粗暴地对待了他,会不会引发不好的后果?比如,他在别人面前诋毁我们,说我们的坏话?或者,他手上掌握了一些我不知道的资源,未来会对我们造成威胁?(有的人可能会不承认自己的害怕,但是如果没有恐惧,你早就直接了当地骂街了,不是吗?)

所以我们想要的是既不吃亏,也不受损。愤怒+恐惧,才让我们进退两难。


最后一步,思考一个应对的方法。

搞清楚了前面两个问题,我们就可以暂时摆脱情绪的影响,理性地思考一下满足我们“既不吃亏,也不受损”策略。其实适当的策略很多,比如我最喜欢的这一条:让他真的付出一些东西。

具体怎么做呢?就是展现你的掌控感,顺着他的要求,提出你的合理要求,让他也为这件事付出。

我举个例子,之前有个不认识的学生,突然加我微信问我“老师,我怎么样让XX喜欢我?”我就跟他说,稍等一下,等我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完再回你。然后做完了事之后,我就回复他“你这个问题有点复杂,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这样吧,我们约个时间当面谈,我最近有点忙,只有XXX有空,你到我的办公室来。”

你想要我回答你的问题?OK啊,但是在特定时间从你的地方到我办公室来,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如果你连这个都做不到,那就别怪我帮不了你咯。

当然,具体的要求可以因人而异,比如请你画画的可以让他给你备好特定的昂贵颜料,问炒股的可以让他把他的开户行和密码告诉你……

从我的经验来看,90%的“不劳而获”学生再也不会瞎BB了,因为就连这么一点微小的代价,他们都不愿意付出。至于剩下10%,既然还算有诚意,我作为老师,当然还是得辅导一下,就当是做慈善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