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直接引用了很多不同著作的内容,而且我们普遍对美国的社会没有直观的体验和了解,所以本节也成为了第一章中最难理解的一节。在此,我们放慢节奏,仔细揣摩。

本节中心句:

这个时代的社会和心理学理论影响着我们的信念。

大概在半个世纪前,美国的主要社会心理是主张自律自醒自谦。人们普遍的诉求是自我克制,获取知识,并用良好的礼节维持自尊。而以自我中心是被视为不妥的。他们的信念是努力工作,获取成就,从而产生满足和自信。

我们的祖父母这一代把这些指导内化成自己的一部分。如果他们的行动尊从这样的指导,他们便以此为荣,反之亦然。

作者出生在 1934 年,他的祖父母辈可以指出生于 1890s 的人。艾森豪威尔便属于这一代。这样来说,主张自律勤奋的社会风气应该在 1910s/1920s 最盛。

一个世纪过去了,社会心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甚至颠倒了。其中一个显著的变化的是人们对自尊的态度。

自尊是指对自己的价值或能力的自信。

19 世纪的讽刺学家 Ambrose Bierce 把 自尊 称为是一种“错误的安抚”,而现在被认为是一种“要紧之事”。原先被认为不妥当的“自我为中心”也变成了美德,曾经人们把“奉献自己,帮助他人”当作是英雄或圣徒般的行为,而现在却被当成是“取悦他人的病”所驱使的。

但如此强调自尊这个做法的好处不是不证自明的吗?

不是。

事实表明,如果一个人对自己能力的持有负面感受,这确实会阻碍他/她的表现。

Maltz 博士在教育领域中发现:如果学生对自己的能力持有负面感受,觉得自己是愚笨的,那么他/她会在无意识中用愚笨的方式来行动。而当教育工作者改变学生改变学生的这种感受,他/她们不再觉得自己是愚笨时,无意识的愚笨行为便消失了。

Maltz 博士从这个案例中得到的结论:人们的经验和感受会有一种自我催眠的效果,促使我们的行为往预想的方向发展。

这个在心理学也有对应的概念:自证预言。出于自恋的本能,人们总是渴望证明自己是正确的。如果他抱有“自己不行”这样的想法,那么他/她的一言一行就真的会往“不行”的方向发展,从而证实了起初的想法证明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根据 Maltz 的总结,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

自信是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

或许我们之前并不知道 Maltz 的研究,但这个结论也是我们生活中的常识。

但是有些人走得更“远”一些,他/她们声称:不存在自尊太多这回事。换句话说,我们对自己的价值和能力再怎么自信都不为过。

但是,一个极端强调自尊的人可能会这样想:

  • 我是世界上最重要人;

  • 只要我愿意,我能做成任何事情。

显然,这些想法是不切实际的。过分强调自尊也并不正确。

心理学家 Martin Seligman 发现,有证据表明,强调自尊并没有解决个人或社会问题,而是引发了其中的一些,包括抑郁。

虽然过分强调自尊并不正确,为何强调自尊的理论会在当代社会大行其道呢?

这要从 Maslow 需求金字塔理论的流行说起。在金字塔底层是生理需求(食物、水),往上是安全需求、归属感和被爱的需求,自尊和被认可的需求,美和认知的需求,以及在金字塔顶尖的自我实现。于是,从 Maslow 的理论出发,自尊的需求必须要在自我成就之前被满足。

观察不同国家之间的文化差异,我们不难得出:某个特定心理学理论的流行并不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几乎在同时期,奥地利心理学家 Viktor Frankl 从自己在集中营里的经历和体验出发,提出人类拥有一个更高的需求:自我超越 (self-transcendence)。主张自己是大宇宙的一部分,忘记自己,全身心地专注于当下。这与“自我中心”的理念是不同的。

所以当我们孜孜不倦地把自我实现当成是自己的终极目标时,Frankl 却指出,这样的目标是自相矛盾的,因为这样的成就只有在“超越自我的无意识的努力下”才会发生。从 Frankl 的理论出发,寻找意义包括:

  • 与真实融为一体的可能性;

  • 完成会给他/她的存在带来意义的考验任务。

放到当代社会的主流文化中,Frankl 的理论显得晦涩,但有一部分和佛学很接近。真正的佛法是大宇宙的真实,本来不二。如果一个人设定一个目标说:哦,我要好好修行达到证悟。那这个“证悟”是他/她头脑里的目标,并非真实。

无论我们是否全然地认同 Frankl 的理论,有一点是肯定的:若在过去的几十年间,流行的是 Frankl 的理论,而非 Maslow 的理论,那么当代的美国社会一定会大有不同。

这小节的晦涩之处是文章的脉络有一些弱。主要描述的是流行心理学理论给社会及个人带来的影响。这样的影响是极为深刻的,但是身处其中的人却很容易“不知庐山真面目”。我们可以认为在 Maslow 理论流行之初美国社会“分叉”了,一个时空中的由 Maslow 理论主导,而另一个由 Frankl 理论主导。现在再把这两个社会放在一起比较,一定差异巨大。只可惜这样的比较只能在推测和想象中进行。

另一个触动我的是对自尊的深入探讨。在解读这篇文章之前我是把自尊理解为一种带有骄傲的自信和认可,所以从没对这此有过深入思考,更没想过是否存在“尊重太多”这回事。可见,生活中的常用语也需要好好梳理其准确的定义呢,否则一些有趣的想法怎么也不会出现在大脑中。

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时间和地点观点大众文化操纵心理学都在不同层面上影响和塑造着我们。从这个角度说,我们从未有过真正的自由。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

自己争取。

我们作为“独立个体”这样的属性并非与生俱来,而是需要我们自己去争取。激活以下几个元认知吧:

  • 把第一反应作为是临时和待定的;

  • 确定自己为何如此反应;

  • 设想是否还有其它的反应方式;

  • 其它的反应方式是否比自己的第一反应更优。

这里的反应可以指你对任何人、问题或情况的反应。英文称为 reaction, 指代你对环境的反馈作用,可以指自己的想法、行为。

激活这几个元认知,贯穿这本书,在每一天的生活中践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