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关系?双方暧昧到了最后,发现彼此其实不适合,或是过去的伤害让你们不敢进入爱情关系中,因此迟迟未承认彼此是男女朋友;但又因为彼此都喜欢着对方,所以一直无法和对方断干净,回到普通朋友或是不再联系,久而久之,你们就处于「暧昧以上,恋人未满」的尴尬关系当中,你们拥抱、接吻、甚至做爱,但总是不愿意给出对彼此的承诺。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研究,是我和海苔熊初识的时候,那时候我希望找一些研究议题来讨论,而海苔熊正好在研究这样的关系,因此就丢了一些相关的数据给我。那时候的我尚未对这样的关系有明确的了解,直到了那一年的冬天,我和某任女友分了手,但是彼此却又舍不得就此断开,于是,还是会在睡前说晚安,还是把每个周末留给了对方,还是过着类似男女朋友的生活。在那之后,我重新读了海苔熊的书,才开始对于这种关系有了更深刻的体悟,也因此,在去年准备研究所推甄的研究计划时,才将这种关系列为我的研究计划主题。

海苔熊把这类的关系统称为似恋关系。所谓的似恋关系有三种,一种是一夜情(one night stand),一种是后分手关系(post dissolution relationship),一种是超友谊关系(friend with benefit relationship,海苔熊翻译为好友万万睡),无论是哪一种关系,他们背后都有一个共通点──「害怕承诺」。不过,在这篇文章里,我将把重点放在超友谊关系之上。

「我们在寂寞中靠近,拥抱中痊愈,却不敢轻易说爱情。有些人爱着爱着就变了,而誓言爱着爱着会忘记。」——田馥甄〈爱着爱着就永远〉

这一段歌词所描述的心境,其实很像处在超友谊关系当中的人们,那种想爱又不敢爱的心境。在过去国外的研究当中,把超友谊关系定义为:「彼此认为彼此是好朋友而非情人,但是他们会发生性关系」。不过,在我自己的研究计划当中,我基于两个理由,将超友谊关系的定义拓展为「关系中的双方把彼此定义为朋友关系,但却有着一般伴侣关系的亲密互动(如:拥抱、接吻、性行为),且这些行为的发生并非为了促使该关系进展为亲密关系,双方仍把彼此视为单纯的友谊,而这样的关系已持续至少一个月以上。」

而我这么定义的理由,其中一个是因为过去超友谊关系的研究对象以大学生为主,而台湾大学生发生性关系的比例远比美国来得少——台湾在 20~24 岁的人口当中,男性从未有过性行为的比率为 59.1%,女性则为 70.0%;但美国男性仅有 9.0%,女性 8.7% [4]。第二个原因在于,处在这种关系里的人们,无论有没有发生性关系,其实他们背后的原因都是一样的:他们想要爱,但又害怕承诺,因此选择这种看似避免承诺的方式来减轻分手时的痛,但是其实在关系结束之后,他们或多或少还是受到了一定的伤害。

超友谊关系和一夜情有什么差别?

你或许会问我说,你有什么理由认为,他们并不是单纯的性关系(如:一夜情,one night stand),而是背后渴望着一个人的陪伴,但又同时害怕受伤害呢?关于渴望陪伴的部分,根据过去国外的研究发现,人们之所以选择超友谊关系,其中的一个理由是因为比起和陌生人发生性关系,超友谊关系的性爱对象,是一个他们可以感到信任、舒适、安全的对象。超友谊关系也能提供当事人一种陪伴的感觉,而且比起单纯的性关系,超友谊关系具有一些能够增加亲密感的行为(如:接吻、牵手、拥抱)。

除此之外,选择超友谊关系的人,比起注重性爱的时光,其实他们更看重相处时的亲密感:虽然过去的研究指出,在一段超友谊关系当中,男性比较想要性,女性比较想要获得情感连结、女性被认为在超友谊关系当中投入了较多的情感,而男性比女性更希望在超友谊关系当中获得更多的性爱,但这并不代表男性就不看重感情。例如Lehmiller 等人 (2011) 的研究指出了,虽然在被询问到「为何你们要进入超友谊关系?」的时候,大多数的男性与女性都认为是因为性的因素,而不是为了寻求情感连结才选择这样的关系;但在被问到「比较重视彼此的友谊,或是重视性爱关系?」的时候,无论男女,都较重视彼此对于这段友谊的承诺,而非对于性关系的承诺。

事实上,Epstein、Calzo、Smiler 与 Ward (2009) 的研究指出了,不论是男性或女性,都希望从性爱当中获得情绪的连结、大多数的男性更喜欢情感亲近的关系;Epstein等人(2009)、Dworkin 与 O’Sullivan (2005) 的研究也指出,男性其实并不喜欢没有感情的性爱,男性也会透过性爱和伴侣培养情感连结的基础。这一点再次证实了,把超友谊关系和一夜情视为类似的关系是不恰当。事实上,Bisson 与 Levine(2009) 的研究也支持了超友谊关系当中的亲密成分大过于性:他们比对他们收集的超友谊关系样本,以及 Acher 与 Davis(1992) 的亲密伴侣与已婚伴侣样本后发现,在爱情三角量表(Love Triangle Scale;Sternberg, 1988)的得分上,超友谊关系的亲密得分是属于中等的,但激情却是属于低分的;和亲密伴侣、已婚伴侣相比,虽然超友谊关系在三个指标的得分上都低于伴侣关系,但是两者的亲密分数却是相差最小的,激情则是第二小的,再次支持了在超友谊关系当中,亲密是比激情来得更为重要。

害怕得不到爱,而不敢爱

至于同时害怕受伤害的部分,则是我在研究计划当中所要探讨的主题。我认为,超友谊关系,其实就是焦虑型依附者和逃避型依附者的共舞出来的结果。

先从逃避依附者的部分来看,超友谊关系当中最重要的特点便是「避免承诺」与「不具排外性」,而这和逃避型依附者在爱情当中所展现出来的特点,有着许多相似之处──逃避型依附者较容易注意到伴侣之外的其他异性(alternatives)、对其他异性有较高兴趣、对于感情的承诺较低、容易对伴侣不忠(infidelity)。

而焦虑依附者呢?焦虑依附者在和他人互动时,很容易担心对方是否会抛弃自己,若是对方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时,将会使当事人产生积极而强烈的反应,例如责怪对方为何都不理自己?三更半夜跑到你家楼下按门铃、夺命连环扣、不断向对方抱怨陪伴自己的时间不够多,却又看不到对方的努力等等,都是焦虑型依附用来要求对方对自己做出回应的常见方式。

而超友谊关系当中的许多人,都曾感到自己对对方付出的情感,得不到对方适度的回报(unreciprocated),而这和焦虑依附常见的特质有异曲同工之妙。因此,笔者推测,其实超友谊关系就是焦虑依附和逃避依附共舞出来的结果,双方都害怕着彼此的情感没办法走到最后,因此迟迟不愿意做出承诺,然而发展到了最后,其中一方不断避免情感,另一方不断地感受到委屈,因而陷在这种无限的循环之中。

「因为要去结束一段关系实在太痛苦了…所以我还是忍不住地又和他发生了关系…好像这样,我们就暂时不用去思考未来该怎么办,只要享受眼前就好了…」

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大脑当中掌管亲密、激情与承诺的三个区域,并未紧密的链接在一起,因此,我们明明知道自己和对方没有未来(无法给予承诺),但是又忍不住和对方享受眼前的陪伴或性爱(亲密或激情)。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关系里,我很渴望对方能够跟我认真地走入一段恋爱关系当中,但是他似乎总是只想玩玩而已……我总以为,和他发生性关系,他就会更爱我一些,可是到头来……好像只是一场空……」

在过去的研究里指出,许多超友谊关系当中的女生,常常都是最渴望被爱的那群人,她们愿意奉献自己的身体,期待对方能够更爱自己,但是,到头来她们真的得到了对方的回报了吗?Bisson 与 Levine (2009) 的研究发现,进入超友谊关系的人,有 36% 的人最后退回普通朋友的位子,有 28% 的人继续处在超友谊关系当中,有 26% 的人成了陌生人,只有 10% 的人真的能够修成正果,也就是说,虽然在这样的关系里,其中一方常常会出现得不到对方的爱的感受,而最后真正能发展成恋人的只有百分之十而已。

给正在超友谊关系中的你

那么,如果你正处于一段这样的关系当中,该怎么办?我觉得可以从「你和对方适合吗?」为出发点来思考。

处在这样的关系里面,确实是一件让人难受的事情。如果你们适合彼此的话,也许可以试着勇敢一点,和对方坦承你所想要的是一段亲密关系;如果你觉得你和对方不适合,那么也许得回过来思考,维持这样的关系,真的是你想要的吗?也许暂时拖着可以不必面对分离的焦虑,但是问题并没有办法获得解决,如果你无法向朋友开口谈这样的关系,也许寻找咨商管道会是一个不错的做法;或是试着找到其他可以支持你、陪伴你的友人,能够让你在选择跟对方断绝联系之后,能够有一些依靠。

我们都曾经在感情里受伤害,也都会害怕付出承诺与爱;但同样的,我们也都值得一段完整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