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两个脑,右脑负责感知,左脑负责理解。” —— Diocles, 公元前4世纪

首先,我们来做一个行为风格的小游戏——双手交叉握。请将你的双手十指交叉好,观察是哪只手的大拇指在上面。如果右手大拇指在左手大拇指上的,左脑比较发达,这样的人思维比较严谨,事业上一定会有一番成就。那些左手大拇指在上面的,这些人右脑比较发达,情感非常细腻,家庭生活一般都幸福美满。

可能很多人在培训场合或其他活动场合做过类似的活动,但其实这种活动的有效性并没有任何科学根据,仅仅说明人的行为具有习惯性而已。左右脑的理论及功能差异,明显被人为夸大了,尤其在教育和商业领域。

左脑/右脑理论出现在上世纪60年代,主要来自美国心理学家罗杰·斯佩里(Roger Sperry)的研究。1981年斯佩里因为确定大脑半球的功能而分享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他通过一系列动物实验阐明了双侧大脑半球通过胼胝体传输信息的重要性。在他的研究基础上,其他人总结出左脑负责逻辑、顺序、线性思维、数学、事实、语言思维等功能,右脑有想象、整体思维、直觉、艺术、旋律、非语言线索、可视化感觉、白日梦等功能,从而形成了左脑/右脑理论。左脑/右脑理论认为人可以分为左脑人或者右脑人,也就是说一侧大脑占主导地位。如果很理性、数学好、擅长分析,就是左脑人;如果有创造力、有艺术细胞,就是右脑人。民间更胜传左撇子适合搞艺术,左撇子聪明等说法,还常常用美国总统做例子,克林顿和奥巴马都是左撇子。

流行病学调查发现是8-15%的成人是左撇子,美国总统左撇子的比例为14%,正好在正常范围内。如果存在一侧半球起决定作用的话,左撇子应该主要用右脑,但是研究发现,确实右撇子主要用左脑控制语言,其比例为95-99%,但左撇子中有70%也用左脑控制语言,剩下的30%或者用右脑控制语言,或者两个大脑都用。左脑和右脑有可能各有分工,大脑的特定区域或许有特殊用途,但这种不同和特殊用途存在着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有些人可能比大多数人的差异更大一些。其实,就目前的研究成果来看,左脑/右脑理论并没有实质的证据支持,其实除了控制语言的区域外,其他功能的分工还没有证据。

电影《雨人》中男主角的原型名叫Kim Peek, 1951年出生于美国犹他州盐湖城,医生为他做常规检查以及此后的脑部扫描发现,他的胼胝体根本不存在。Peek这种先天性的“裂脑人”非常罕见,Peek一方面拥有超常的记忆力,另一方面缺乏人与人沟通的能力。Peek16个月大时,父母开始读一些童话给他听,Peek总能将每本书中的内容一字不差地复述出来。后来,Peek精通包括文学和历史在内的15门学科,能一字不漏地记忆9000多本书的内容。即使他不使用计算器,也能准确计算出他所在的成年残障研究机构每位工作人员的工作时数和应该领取的薪水金额。Peek的故事被搬上银幕后,他曾不收取任何报酬,在全美许多大、中、小学和社区进行演讲,听众人数累计达6000多万人。虽然Peek的社交能力有所进步,但有时还是说出令人惊讶的话来。有次美国总统福特去看望他,会面之后,当福特起身告别时,Peek突然对福特说:“你能当上总统真是走运,因为你以前的老板就是个坏蛋。”  福特尴尬万分,一时不知如何应答。2009年12月19日,58岁的Peek因突发心脑病去世,结束了他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

与先天性的“裂脑人”相比,后天造成的“裂脑人”较多见,因为20世纪40年代,医学家对极个别药物治疗无效的癫痫患者,采用切断胼胝体的办法进行手术治疗。由于切断胼胝体可能造成巨大的风险和后遗症,医学界早已不再进行切断胼胝体的手术,“裂脑人”也越来越少,W.J. 是第一位接受割裂脑手术的患者。人们对“裂脑人”的研究发现,“裂脑人”的两只手往往处于竞争状态,即两只手可以同时排列不同结构的积木,两只手能够同时以不同的速度划圈,有个“裂脑人”一只手从杂货架上取下货品,然后用另一只手指导它们放回原处。尽管两半球效率上可能有差别,任一半球都能成功执行很多任务。

人们或许误解了Sperry,因为他是这样说的:“在连接两个脑半球的胼胝体受损之后,左脑和右脑才各自独立工作,在正常情况下,左脑和右脑是处于同步状态的。” 这半个多世纪以来,脑神经科学有了很大的进步,有很多新的发现,特别是医学成像技术和计算机技术在医学上的应用,使得我们对人脑的了解比斯佩里靠动物实验得来的了解更为深入。

有一项为期两年的研究专门验证左脑/右脑理论,研究人员用磁共振成像技术对1011位7-29岁者进行了扫描,每个人分别扫描了左脑和右脑相对应的7266区域。这项研究发现左脑和右脑确实存在着不同的分工,但是在神经网络方面,并不存在一侧神经网络强于另一侧的现象,也就是说不存在人的大脑一侧半球起决定作用,而是两个半球起着同样的作用。左脑/右脑理论强调的是左脑和右脑的独立性,而忽视了其整体性。我们的两个脑半球是一个整体,我们不是只用一个脑半球或者主要用其中一个,而是两个半球同时使用。不管是做数学,还是画画,都是从两个脑半球接受指令的。打个比方来说,左脑负责语言,但右脑让人理解前言后语和声音,合起来才能真正的掌握语言;左脑负责数学方程式,右脑负责比较和估算,也是合起来才能算明白。

参加《用脑领导 Brain-based Leadership》(版权注册)系列课程,探索领导力世界的终极秘密。

参考文献:

  • 50 Human Brain Ideas You Really Need to Know. Moheb Costandi. 2014. Posts & Telecom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