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当今世界,全球格局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深刻变革,“不确定性”已成为眼下的最大特征与最大风险,如何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顺应潮流、驾驭风险,已成为世界各国必须面对的战略命题。世界发展的历史证明,环境越复杂,领袖人物的作用越凸显。面对不确定的世界,更加呼唤领袖人物在推动国家发展进程中高效发挥中流砥柱作用,而领袖人物发挥作用,最终需要领袖核心能力作支撑。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领袖危机与呼唤杰出领袖并存的新时代,杰出领袖的稀缺性、领袖衡量标准的模糊性、驾驭局面的复杂性决定了今日世界比任何时期都需要公认的领袖、杰出的领袖、卓越的领袖,比任何时期都需要具有卓越领袖核心能力的领导人。

环顾当今世界,“不确定”已经成为最鲜明的“关键词”,世界迎来了真正的“千年之大变局”,突发性事件、颠覆性事件、预期外的事件频发。全球治理失序,国际社会乱象环生,从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到一些发展中国家,出现了经济失速、社会失范、制度失灵、内外失调等隐性与显性交织的危机,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非洲部分国家政局动荡、马哈蒂尔92岁高龄二度出山、39岁马克龙异军突起、美国挥舞贸易保护主义大棒四面出击并频繁“退群”,国际政治舞台不断爆发“黑天鹅事件”,这些超出传统预期与想象的现象为世界发展的“不确定性”提供了生动的佐证。完全可以说,“不确定性”已成为二十一世纪的最大特征、最大风险、最大威胁。在这样一个形势复杂动荡、国际秩序深刻调整的“不确定”时代,如何面对今天的世界?如何面对世界之变局?如何在“变”“乱”交织的世界实现乱中求序、乱中求治、乱中求兴?是摆在世界各国面前的紧迫课题、深刻问题、时代命题。

自古以来,“乱世出英雄,时势造英雄”,混乱无序时代,历来是呼唤有胆识、有智谋、有能力的领袖扭转乾坤、持危扶颠的时代。在充满不确定性的今天,世界同样呼唤力挽狂澜的“英雄”,而这个“英雄”是有标准的,这个标准就是领袖核心能力标准——有战略定力、有谋断能力、有变革能力、有感召能力,包括领袖风范、领袖格局、领袖情怀、领袖魅力。虽然特朗普、萨科齐、贝卢斯科尼在世界变局中走上了国家领导人的高位,以“救世英雄”自居,以“领袖人物”自诩,但实际上却与真正的领袖无缘。放眼国际政坛,“领袖危机”已经成为国际社会中的一种普遍现象。正是因为这些领导人缺乏核心能力,不断导致“政坛地震”。无论是澳大利亚六年更换六任总理、日本内阁濒临信任危机、韩国历任总统无一善终,还是道德缺失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泰国他信和英拉兄妹双双流亡、南非祖马被迫辞职,都证明了一个真理,领导人核心能力缺失或减弱,不仅自身地位难保,而且会给国家带来灾难性后果。

为什么在世界政坛,特别是在领导人更替过程中会出现如此多的“奇葩”或“黑天鹅事件”?个中原因尽管多种多样,但根本的原因是,在复杂的执政条件下,杰出领袖越来越成为稀缺资源。美国总统大选出现了在两个“坏人”中选一个“不那么坏的坏人”的荒唐局面就是最典型的例证。

“领袖”一词最早见于《晋书·魏舒传》“魏舒堂堂,人之领袖也。”意指富有威望、气魄和突出功绩的人。“国家领导人”与“国家领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不是所有的国家领导人都能够被称为国家领袖。我们通常所说的国家领导人指的是担任正式国家领导职务的人,而国家领袖则是指在职务上真正发挥领导作用的人。事实上,国家领袖在引领国家发展过程中,具有不可替代、无法估量的巨大作用,必须具有远大的理想、开阔的视野、宏大的格局、博大的情怀、超人的才略、崇高的威望,能够以个人的风范与才略,改变国家面貌、引领时代发展、建立不朽功勋。然而,古往今来、海内海外,一个令人信服、功绩卓著的领袖从来不会轻而易举产生,而一个影响巨大、光芒四射的杰出领袖更是百年不遇、千年难求。中国古代名流曾对领袖的稀缺性做过精彩描述,《新唐书》中写道,“甚矣,至治之君不世出也!”说的就是能达到天下大治的君主,实在是太罕见了!历史发展的经验反复证明,杰出领袖是一种极为稀缺的资源,在人类发展的长河中永远屈指可数、凤毛麟角。

需要高度关注的是,领袖危机频发除了领袖资源自身的稀缺以外,领袖衡量标准的缺失也是一个根本因素。究竟以什么样标准选择领袖,领袖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素质和能力,长期以来都没有形成清晰的认知。西方国家靠选票、靠口才、靠财团、靠承诺选择领导人,事实上却没有一条公认、客观的标准,从而加速了领袖危机的频发,出现了“社会越困顿,大嘴越有市场;世界越混乱,异类越能吃香”的扭曲现象,“人尽皆可当总统”成为一种价值追求,更是加剧了国际社会的混乱,国际秩序的失范。

纵观世界发展历史,领袖的作用不可低估,在不确定的时代,领袖的作用更是无以比拟。因此,尽快反思“领袖”的价值、作用与意义,确立领袖的标准势在必行。在中国,对国家领导者的研究古已有之,“帝王之学”集中国古代帝王的驾驭术、识人术、用人术、纵横术等于一体,虽包罗万象、无所不括,但归根究底是对“术”的研究,而非“道”的研究。近几十年来,国际上一些心理学家也试图从人的性格、动机等方面挖掘领导人成功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产生了如霍根测评(Hogan)、迈尔斯-布里格斯性格测试(MBTI)等性格测评方法,掀起了领袖行为“风格”研究的热潮。然而,由于没有触及领袖的本质特征、使命要求和支撑因素,始终难以回答“什么样的领导人才能成为领袖”这一问题。这是因为领袖的领导过程是一套极其复杂的系统过程,心理因素、动机因素、风格因素虽然对领袖发挥作用有影响,但不能产生根本性影响。因此,用全新的视角、科学的方法研究领袖标准,已成为一个重大的时代命题。

领导者核心能力研究是一个崭新的前沿课题、重要的时代命题和事关全局的战略问题,它突破了古代“帝王之学”的局限,拓展了当代“领导科学”的范畴,从领导者承担的使命职责出发,挖掘领导行为、领导绩效背后的深层支撑因素,并抽象提炼出根本要素,不仅拓展了领导能力的范畴,而且揭示了领导者成功的本质,相较于“帝王之学”“领导科学”,其研究更加综合、更加全面、更加深刻、更加科学。领导者核心能力理论认为,核心能力作为一种集融会性、根本性、深层性于一体、不可复制的"软""硬"能力结合体,是领导者个体素质、思维方式、实践经验以及领导方法的超凡体现,在领导能力体系结构中处在根本性、主导性、关键性位置,也是领导者安身立命、创造业绩、成就事业、彰显个性的根本支撑。国家领袖是一个国家最高权力的象征,领袖核心能力不同于一般意义的领导能力,它融汇了掌舵国家必须具备的理想抱负和使命追求、统帅本领和深层能力、创新意识和担当精神、家国情怀和人格魅力。纵观世界杰出领袖人物,虽然他们所处的时代不同、国别不同、环境不同、信仰不同,各自的执政理念、执政风格、执政方法、执政目标不同,但蕴藏在其风范、威望、功绩、才略背后的核心能力是相同的。从古至今,国内国外,杰出领袖普遍具有精准把握国家前进方向的洞察前瞻能力、高效掌控国家发展全局的谋断指挥能力、持续打造国家内生动力的变革创造能力、率领民众共同实现目标的凝聚感召能力四大核心能力。以上四大核心能力是领袖核心能力的四大重要维度,彼此关联形成了一个逻辑严密、层层联系的理论体系。换言之,只有同时具备了以上四种核心能力的领导人才能被称之为真正的领袖。

不确定的世界呼唤领袖核心能力。混乱无序的时代中,中国之治与西方之乱形成的鲜明反差,习近平总书记高超的治国理政才略为领袖核心能力研究提供了理想蓝本和历史机遇。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和强烈的责任担当,推出一系列重大战略举措,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推进一系列重大工作,引领中国的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发展在复杂多变的形势格局中始终高效有序前进。在不断刷新其在党内、国内、人民心中威望高度的同时,成为国际政治舞台不可忽视的焦点人物和熠熠生辉的政治领袖。习近平多次入选《时代周刊》全球一百位最有影响力人物名单,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称“习近平的成功关乎中国以及世界的命运”,原撒切尔夫人外交顾问鲍威尔勋爵评价称,“习近平是一位真正的领袖”“有巨大的自信”。十八大以来,国际社会对习近平在当前世界舞台上发挥的作用同样给予了高度评价,对他在未来世界舞台上将产生的更大影响充满期待。习近平为什么能够赢得党内党外、国内国外的满堂喝彩?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他具有世界杰出领袖的非凡特质,具有领袖核心能力的卓越水平。通过对习近平领袖核心能力的深度研究,深刻揭示其拥有的核心能力特质,可以向世界展示有抱负、有作为、有气魄、有境界的习近平,大气智慧、丰富立体的习近平,统领中国、掌舵中国、强盛中国的习近平的同时,树立卓越领袖核心能力标杆,为中国党内外各级领导干部提升核心能力树起榜样,精准确立努力方向,科学把握提升途径,造就一大批具有核心能力的卓越群体,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奠定坚实的组织基础和强大的组织优势。

有一百个理由相信,在世界一体化、面临“千年变局”的今天,中国这艘巨轮在具有卓越领袖核心能力的习近平领航下,一定能在世界之海上驶出一条成功航迹,为世界和平发展和人类进步作出东方大国的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