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说出来其实有点丢人,作为一个搞生涯研究、生涯教育多年的心理学家,我到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第一个把“career”和“生涯”这个词划上了等号。不过这一点也不妨碍我对这位大神的崇拜,因为这个翻译实在太精妙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生涯一词,过去只是“生命”、“人生”的另外一种说法罢了。但是身处我们现在这个处处谈“人生”、谈到人想吐的社会,这个来源于《庄子·养生主》中的开篇第一句:“吾生也有涯(翻译:我的一生是有限的)”的词汇,不仅成为了一股自带逼格的清流,并且还隐晦而深刻地指出生涯发展中最重要的因素:有限的时间。


有的人会说了,倪老师你这不是说废话吗?我们还不知道时间有多宝贵?的确,作为从小背着“一寸光阴一寸金”的诗句长大的中国人,几乎没有人会去否认时间的重要性。但是讽刺的是,在大多数人的生涯发展中,最不受重视的似乎也是时间。比如下面的几个例子:


想要午睡起来去健身房,两点五十睡眼惺忪地关上预先定好的闹钟,躺在床上刷微博/朋友圈/某音小视频到七点吃晚饭;

闲着无事,想要打开手机玩一把游戏,消磨半个小时的时光,结果直接玩到凌晨一点;

为了和朋友社交,打开了一个电视剧/综艺节目,本来只打算扫两眼准备一下谈资好联络感情,结果一下子沉迷进去连着追了三天;

想着要陪老婆孩子多一点时间,但是每天工作10+小时,还没醒就出门,回家都已经睡了,一个礼拜也见不到几面……


很惭愧,这些都是我曾经干过或者正在干的事。但是我相信,我也绝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个案,相信大家也都能从我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觉得有两个重要的原因:

第一,尽管大家都说“时间就是金钱”,但事实上在生涯发展中,时间却显得比金钱廉价的多——毕竟我们每个人的金钱是很有限的,就躺在各种账户上,还没密码的数字多;而时间则看似源源不断,尤其是对于年轻的人来说更是如此,没谁觉得自己马上要死了;

第二,在我们的生涯发展中,有的事情花钱,有的事情不花钱,但所有的事情都要花时间。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寻觅自己的梦想(对内扪心自问、在外体验生活)、追逐自己的梦想(努力工作、学习新技能),乃至已经实现了梦想享受自己的梦想(比如终于娶到了迪丽热巴要和她为爱鼓掌,终于财务自由了要出去游山玩水开咖啡店)这些“正经”用在生涯上的这些事之外,你的吃饭喝水、聊天打屁、交通通勤,所有那些看起来跟生涯似乎没关系的事,也全部都需要时间的支持。所以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可能会对钱的去向十分在意,但是却根本就懒得去关心时间花到哪去了。

所以归根结底,我觉得“时间就是金钱”的比喻,其实根本就不适用于生涯发展——除了强调了时间的重要性之外。那么,时间在生涯中究竟意味着什么?我曾经冥思苦想了好久,怎么样把时间在生涯中的意义比较通俗地说出来。幸运的是,我最终在最近热skr人的搬砖工地上找到了灵感:生涯与时间的关系,就是房子与混凝土的关系。

想象一下,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被邀请参加了一个造房子大赛。这个大赛的特殊之处在于,每个人做房子的混凝土,都来自于分配给你的一个小小的混凝土龙头。这个龙头没有开关,所以每个人的龙头里流出来的混凝土,流量都一样,你既没办法调节大小,也没办法把水龙头关上,只能看着它流。这个龙头里流出来的混凝土,就是你的时间。每个人的时间都一样,所以龙头的流量一样;没有人可以存取时间,所以没办法制止混凝土的流逝。


现在比赛就正式开始了,具体的做法是,你要先自己动手搭建房子和家具的模型,然后把模型凑到龙头下面,用这些时间混凝土来制作房子里的一切。大赛的评判标准,就是让大家做出一座漂亮的房子:客厅是工作、餐厅是家庭、卧室是伴侣、书房是学习、洗手间是娱乐…

虽然很多人都意识到这些东西很重要,但是在有限的混凝土下面,每个人却最终做出来不同的房子,体现为不同的生涯发展状态。


一方面,每个人的房屋结构都不一样。比如,有的人做出来的房子,有着一个超大、超豪华的工作客厅,但是却有着棺材大小的伴侣卧室和只能塞进半个马桶的娱乐洗手间;有的人家庭餐厅和伴侣卧室超级大,但是书房却摆不下半张书桌;而有的人呢,工作客厅、家庭餐厅、伴侣卧室统统都没有,唯独娱乐的洗手间里面积大的都能跑马了。

另一方面,每个人的内部装饰也不一样。比如,同样是超大的工作客厅,有的人是一个空空荡荡的大通间,有的人却会把它隔成好多个不同的领域(兼着好几份工作);同样是超大的伴侣卧室,有的也是光明透亮的大通间,有的却硬生生在里面整出来几个鸽子笼(兼着好几个情人);同样是超大的娱乐洗手间,有的里面摆放着颇有情趣的插花、围棋、旅行报刊,有的里面只有一个游戏做的马桶。

当然,这些结构和装饰,也并没有高下之分,只要你住的舒服,自然就赢得了这场造房子大赛。倪老师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只是不希望有天推开你家的门,发现里面只有一个100多平的卫生间,而你坐在卫生间唯一的马桶上,无所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