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想问各位DISC专家一些问题:

1、您认为一个人是否可以经由训练而从漫不经心变得严谨细致?

2、您是否知道有一些这样的人,他们上班的时候是一丝不苟的财务,下了班却是冒冒失失的马大哈?

3、您是否设想过困扰人类的肥胖症问题可以通过催眠来解决——只需要引导人们升起对油炸淀粉类食品的恐惧,就能控制胰岛素和瘦素的分泌。

4、您是否猜想过某个人的奇怪行为源自某些难以言明的心理创伤?

5、您是否认同每个人都有心理障碍,这些障碍会引发心理防御机制从而影响到我们的行为?

问完以上的问题,其实这篇文章已经完结。答案其实并不重要,我只是想分享一些在DISC研究里,可以延伸的方向。(但假如只写到这里,必然会被领导K)

心理学和行为学是极其漏洞百出的学科。佛洛依德和荣格至今还不算是100%被认同的科学家,假如说他们是妄想家,也许倒没什么反对的声音。

但正因如此,也给我们留下了很多可以张扬想象力的空间。

第一个问题,按照DISC的理论而言,一个人的习惯是可以被训练的。当它们从一个人的有意识慢慢下沉到水面下的冰山——无意识时,就已经脱离了DISC的行为学领域,迈入心理学范畴。

举例,打扑克的时候,怎么组合出什么牌是有意识思索的,但用哪只手打出去却往往是无意识的习惯。

一个人刚刚学会骑自行车,还要记住动作,但熟练以后就再也不怎么过脑子,甚至可以一边骑一边思考其他问题,即使中间隔了很多年,也不会忘记。

可是扭转或训练一个人的习惯,必然会导致某些情绪的堵塞。

这些情绪可能是恐惧、愤怒、厌倦、内疚……有时候会积累犹如洪水,有两种方法处理——1、疏导;2、筑堤。

疏导的方式有可能是不断的埋怨、剧烈的运动或者经由文学影视作品的移情,慢慢的就会疏导完毕。例如一个学舞蹈的小孩子被强迫要挺直腰杆走路,她可能会发脾气、撒娇、嘟嘴、绝食,但慢慢的就接受了。

真实案例,A和B共同抚养的爱猫摔下楼死了。A的处理方式是痛哭失声,并且茶饭不思,但一周后就基本恢复了。但B一直表现得若无其事,连眼泪都没有流一滴。事实上她一个人偷偷跑去纹身店,把猫咪的名字和生卒日期纹到了自己后背上。她的情绪传递就介于疏导和筑堤之间——那个纹身既是她疏导的方式,也是她的情绪堤坝。

成年人的情绪更倾向于被理智压抑。但理智压抑不代表不存在,有些过于强烈或者持续累加的情绪如果用筑堤的方式去处理,就同样要面临溃堤的风险。

很多看似工作上的失误,其实是由于被训练扭转行为风格而引发的溃堤。例如有一个房地产集团的财务总监,想到了报低地价的妙招,为集团节省了五千万的交易税。集团很高兴,奖励了整个财务部。可等到这块地建成出售的时候,傻眼了,因为在做低了的地价基础上,集团的净利润虚高,为此多付出了好几亿的土地增值税。

这种看似是工作失误,其实很有可能是财务总监从 I转C的一种溃堤,他潜意识中被压抑的创意、冒险、玩世不恭总是在寻找机会冲出潜意识和有意识之间的大门,宣示自己的存在——这种宣示往往就意味着捅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娄子。类似的例子还有程序员忽然弄了一个大BUG(例如不久之前的某网站“满1元减50”爆仓事件),电视主播突然在直播新闻节目上扮鬼脸等等,这些行为背后都是有深层次的心理根源。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常常说:“又发什么神经!”

以上的 I 强转C,那么如果C强转 I 呢?——这类人往往容易有抑郁或者极差的人际关系,特别容易跟人为了金钱闹翻,刻意向别人展现锱铢必究一毛不拔的一面,甚至是不无恶意的刁难,就是他们的宣示方式。举例:周星驰、吴忠宪。大家看过八卦都懂的,不用我多说。

有一名外资的财务总监,本人是一位富二代并不指着升职加薪,生活中是无忧无虑大大咧咧丢三落四的大姐,奇怪的是从来都准时上班,勤勤恳恳,加班加点,工作上几乎不犯错误,以严谨周密著称。

她有一个很特别的毛病——喜欢丢钥匙,一个月能不见三回钥匙。有时候能找回来,有时候就莫名消失了,不管怎么防都防不住。

幸好她还有丢钥匙的毛病。这也算是她的一种心理疏导方式。如果再没这毛病,生活和工作之间如此圆融的变脸,慢慢的,分离成了一种常态,等彼此之间链接可有可无时,就有可能会产生人格的裂变。

这位财务总监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小时候她爷爷当着一大堆亲戚的面,评价她说:“以XX这么马大哈的性子,长大后绝对不能做医生、建筑师,否则要出人命的,剪刀要留在病人肚子里,要划破肠子和肚皮呢。” 她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总梦见自己肚子里有一把剪刀,肚皮被划破,肠子和血流了一地。

长大后她没有进家族企业,而选择到世界500强中担任财务的工作,并且做到了总监职位,事实上也是要向家里人证明自己。

从以上的事例我们可以看到心理和行为之间有联系,但这种联系很微妙,没有固定的因果关系。类似的话我妈也跟我说过,对我幼小心灵所造成的伤害就是让我彻底放弃了理科。

现在的心理学研究往往都只能从果倒推因,心理学家在传统学科研究者心目中,更像是一个小说家——全靠胡诌,实验数据也常常充满偶然性。

但是看看问题三:您是否设想过困扰人类的肥胖症问题可以通过催眠来解决——只需要引导人们升起对油炸淀粉类食品的恐惧,就能控制胰岛素和瘦素的分泌。

事实上,应用心理学目前还几乎是一片空白。但它关乎人类未来。

假如有一天,电磁波能记录下灵魂的颤抖,那么永生将不再是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