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发展,也可以说成是一股能量的增强的过程。正是这种能量的增强,才使得与日俱增的意识内容,依旧可以保持相对的平静。

“自我”能量的起始

      文行到此,笔者认为诸位已然在以上的叙说中发现,自我在这篇论文中所突出的重点是其不可说的一股力量,只有凭借此力才能促使意识领域的内容获得表面上的平静。但这种平静并不是为我们通常所说的一成不变,这种静是一种相对的,意识领域里内容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着。只是这一切的变化,可以说从自我意识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变得有方向性了。同时,自我意识的出现,也为个体探寻自身的秘密埋下了伏笔。

     对于这股力量的来源的探索,使得笔者不得不回到意识出现的初期,荣格对于刚获得意识的儿童的观察。在此路线上,让我们将视线退回到更远的地方——婴儿诞生的初期,甚至更远——还在母亲的体内,即他们的感觉器官刚刚接触到这个世界的一刹那,世界像潮水一样涌向个体。这时,一个关于意识内容的问题出现在笔者的脑海中。既然那时意识中的掌权者“自我”还没有出现,意识还不能对突如其来的内容进行筛选,那么向个体涌来的整个环境的内容为何只有部分后来成为了意识?

     这时,笔者不得不将意识最初“选择权”的来源归结在外界对个体的教化上,就像荣格在《心理结构与心理动力学》中所说的,对于意识处于第一时期的儿童而言,他自己并不会真正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儿童身边的成人[11]。初期的儿童,从外界中摄取符合自己所受到教化的内容,而此时儿童从外界中习得的条律行使了后期意识中自我的权利。正如上文笔者所引用的,外界的教导和练习使意识中与自我相关的内容获得了能量。

     所以,自我的发展,也可以说成是一股能量的增强的过程。正是这种能量的增强,才使得与日俱增的意识内容,依旧可以保持相对的平静。就像对于意识内容的来源,荣格将其分为由外部而来的和由内部而来的。笔者也将从这两个方面来阐述这股的力量的聚集。


(二)

“自我”能量的聚集

1、来自外部的能量

      从荣格理论中可以发现,他将意识的发展分为三个时期:概括起来,意识的第一时期是无政府的混乱状态,仅仅由认识或“知道”构成;第二时期,即自我情结已有发展的阶段,则是君主制的一元状态。第三时期则是意识的更进一步的发展,意识到了分裂状态、二元状态[12]。对于意识的第一时期,笔者已在前文涉及到,在此将不再展开讨论。由于意识所处的第二时期,自我是一种一元制状态,引导意识对事物的认知是片面的。这就导致进入意识领域的内容并不是完整的,只是部分达到意识想要趋于完美状态所存在的标准的内容成为了意识,而剩下的则被舍弃,当然这些被意识舍弃的内容并没有消失,它们的去向笔者将会在下一部分内容中展开叙述。

     在这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这来自外部世界的内容。对荣格理论研究的深入,我们会发现,荣格认为几乎整个集体潜意识生活都已然被导入教义式原型思想之中,一如调节有序的溪流流淌在信条和仪式的符号象征之中[13]。而集体潜意识里的所有原型,在个体生活的情境之中都可以找到与自身相吻合的投射客体。所以,生活并不是来自于事物,它来自于我们,所有发生在外的都是已成的[14]。而一旦个体认识到这投射的主观来源,这些投射最终就都能重新整合入个体[15]。在投射的过程中,集体潜意识内容原本自相矛盾的特点同样还会出现在投射客体上。

      这些矛盾内容并不是全部都能进入意识,但是,既然它们之间是相互对立的,那么对立的双方肯定各自存在着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相互抵触着。我们知道,那些被意识摒弃而压制的内容,都存储在同一个领域内——个人潜意识。对于这部分内容,虽然它们被意识压制着不能显现,但是它们身上依然存在某种力量促使它们不断地向意识涌现,争夺意识领域的控制权。

     所以,反过来说,那些进入意识的内容虽然摆脱了它对立面所带来的压力;但是,从荣格一直相信的“量的守恒”的观点来看,那些进入意识的内容应该也还保持着一股活跃的能量,这样一来,来自不同客体的内容所携带的能量在意识领域内应该是不安稳的。可是,事实上由于它们被居于中央的自我控制着,意识所呈现出来的是一片和平景象。这时,也许通过将自我也看作不是一个而是多个过程及其相互作用的反映——实际上是那些组成自我意识的过程和内容的反映——可以解决这个明显的矛盾。意识内容的多样性确实构成了统一体,因为它们与意识活动的联系作为一种新引力,将各种成分吸引向一个也许可以被称为实际中心的位置[16]。这样,我们就可以将自我看成是一个“聚能环”——由进入意识后的内容相互之间的反应而产生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被吸入这只“聚能环”,接着会因“自我”需求的不同而转化成其他形式的能量。至此,自我以何种才能控制着整个意识领域的秘密被揭露了出来。随着这个“聚能环”能量的增强,它所能波及的范围就会越广阔,反过来说——自我所关联的内容就会增多——意识的容量就会增加。


2、来自内部的能量

     我们知道,意识内容的增加必然伴随着更多的被意识所压制的内容进入个人潜意识。这样就会发生,一边因为自我力量的增强而导致其波及的范围变得广阔,意识与个人潜意识的之间的曾经黑暗隔离带区域越来越多的被照亮,另一边,意识所压制、忽略和贬低的东西,所有这一切会逐渐积累,最终获得能量,开始影响意识[17]。所以,只要它们之间的隔离带一旦被个人潜意识冲塌,自我的受难日即将出现,可怕的结果是,自我可能湮灭在这次洪流之中。

     幸运的是,就在“自我”力量增强的过程中,意识的发展进入了荣格所说的第三时期,即二元状态。笔者并没有在荣格的作品中发现,不同的个体何时彻悟“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的确切阶段。但正如荣格所说,个体在外界教育下通过一定的道德努力,就能够承认人格的阴暗面的存在。而正是通过对阴暗特征——组成阴影的低下部分——作进一步检视,我们会发现它们拥有一种情绪化的本性,有几分自主性,也有些强迫性,或美言为占有欲[18]。但是一旦他意识到他自身的阴影部分,意识到他的敌人就在他自己心中,冲突就开始了,整体就会一分为二[19]。

     虽然,此时的自我如荣格所说已然变成了一块“烫手山芋”,由于这一分为二的部分都是自己,自我将不知去向何处。但是,个体潜意识还并没有泛滥成灾,这只是在外界的教化下自我所预演的一出灾难戏,所以只要自我在“洪水”——个体潜意识喷涌而来之前,建造好自己的“方舟”,就可以避开这次将要被湮灭的危险,并且在洪水过后重建一个新的世界。

     所以,个体在个人潜意识冲毁隔离带之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自身意识领域内的自我变得足够坚实,这样才能在汹涌的个人潜意识的洪流中保存实力,以求得在“洪灾”平息之后,重新整合出现在意识中的新内容。因为这些来自个人潜意识的内容所具有自发性地不受影响和强迫的特征,只有在变成有意识的,它们才会失去这些特征[20]。正如上文笔者所作的比喻,这些内容在相互作用之时而产生的吸引力,再次指向了同一个地方。自我这只“聚能环”随着自身能量的激增,对自身以外造成的影响范围就会拓展,这样意识领域内与自我相关联的内容也再次增加。

    至此,意识内容的不同来源所携带的两股力量均被自我吸收,自我正是凭借着如此强大的力量,开始整合不同的性质的内容,使得意识领域不再因狭隘而产生片面,而是在“自我”影响力扩大的情况下,意识内因为融合了不同性质的内容而逐渐走向完整。但这整体性并不像完满那样完美到极致无缺[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