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格有句比较有代表性的话,

“我不做梦,我被梦见。”

这句话虽然简单,但是包含着分析心理学甚至是荣格对梦的核心理解。


冰山理论(注:由弗洛伊德提出,他认为人的人格就像海面上的冰山一样,露出来的仅仅只是一部分,即有意识的层面;剩下的绝大部分是处于无意识的,而这绝大部分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人的发展和行为)中被压抑的潜意识很难直接进入意识,通过梦可以使其意识化。那么冰山在哪里?在大海中。冰山即使再大,它也是在大海中的。如果结合中国文化,大海即使再大,也是在地球的怀抱,而地球在宇宙之中。

如果从分析心理学层面来讲,梦来自于无意识。梦甚至可以来自于天地万物,来自宇宙。所以我们要问,梦到底来自哪里?如果我们从关系层面来说,梦可能来自于某种关系。有关系因而产生梦,外在的刺激引发了内在的反应,可能是主客观相互作用产生了梦。

梦是属于内在世界的。一个梦既与现实冲突相契合,也与内在心灵结构相契合,是内在世界的一种呈现,它可以帮助我们很好地认识内在世界和我们的心灵。

梦是心灵的自发呈现。我们的梦境来自于睡眠,当你慢慢进入睡眠状态的时候,大脑的控制一点点松弛,逻辑思维处于休眠状态。有时候逻辑思维非常强大,在梦里也可能处于逻辑思维中,但是梦里的逻辑思维和现实逻辑思维是不同的,它带有非常自发的、内在的动力,去追求某个东西,解答某个问题。

在这种状态下,你可以非常有效地调动你的知识储备,记忆经验,包括你内心深处原始的本能和原始的动力。正因如此,梦是意识、无意识、集体无意识共同参与的结果。所以梦既可以通往外在世界,解决现实问题;也可以通向内在世界,理解心灵的转化。


“有梦就可以了解心灵的运作。”

通过梦可以看到心灵。荣格说,

“无论来访者告诉我多少他现实的事情,我都无法理解他,直到他讲了一个梦,我才真正理解他。”



荣格是从梦去理解当事人的,而我们很多人是由来访者的现实来理解梦理解沙盘,是不是颠倒了?如果我们只是从现实、从创伤去理解来访者的梦和沙盘,那么我们可能忽略了梦最真实的部分,忽略了梦关于心灵的那部分内容。


当然,梦里面有故事,有情景,甚至也有冲突。那么这些力量在现实中是什么样的?我个人的经验是,现实的困扰是解开梦的一把钥匙,尤其是从当下内心比较强的冲突入手,往往能很好地工作这个梦。梦通常是对现实冲突的回应;但是如果仅仅在现实层面工作,那就浪费了一个好梦。

荣格说,梦中所有的都是自己。就好像一个演员扮演的是他自己,在舞台上演出的故事情节是自己,编剧和导演也是自己,甚至场景也是自己内在心灵的场景。梦中所有的都是自己,当然这个自己不是割裂的、彼此冲突的,而是具有内在的完整性和统一性。

从局部来讲,梦是冲突的,充满矛盾的,但是产生冲突和矛盾背后的力量是完整的。所以一个冲突的、充满矛盾的梦也暗含着解决之道。我们常说初始沙盘中有来访者的问题和困扰,其中暗含着治愈之道,也有解决问题的线索和钥匙。实际上,不仅初始沙盘,任何一个沙盘,任何一个梦也包含着这些。这是大量的临床梦工作经验证明的。

做梦者都是大我在做梦。这个“大我”包含了我们的意识部分,有我们现实的经验和知识;还有更本能的部分——本我(注:可以从弗洛伊德的本我来理解);还包含着真我,集体无意识和原型层面的,自性(SELF)所呈现出来的真我。

当来访者进入深度分析的时候,他经常进入到一个无我的状态,处于宇宙中没有自己的死寂的状态;这时候很多人会害怕和恐惧,觉得自己不正常。实际上,那个状态正是心灵最真实、最本质的状态。如果你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就会想要逃离这种状态,那么你就错失了一个进入内心更深处的机会。



实际上,如何理解梦,涉及到我们如何工作梦。我们看到的梦像是地上的小苗一样。一个梦可能很真实,也可能很模糊,或者只有一些感受。我们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但是梦背后所联结的(内容)却是不可思议的。

当我们讲到扩充分析的时候,我们已经站在人类几百万年的历史之上去理解梦了,这种理解有时候过于理论化。扩充分析是荣格分析心理学核心的理论,也是核心的方法和技术。当然除了扩充分析以外,我们还有积极想象。

荣格的积极想象是从一个具体的梦进入到心灵世界。从一颗沙看到世界,由一滴水见到大海,这是积极想象的作用。通过一个梦,怎么去遇见心灵、激活背后的无意识,怎么去展开自性化的历程,通过一粒沙怎样进入整个心灵世界,这是积极想象要做的工作。

荣格的积极想象就是通过有形的梦来唤醒无形的力量,让那些被压抑的、沉睡的、处于大海深处的(无意识内容)被意识化。一旦如此,我们的意识内容就会增加,我们的容器被扩大,人格也在更深层次慢慢地发生变化。在这种变化下,疾病,症状,以及内在的心理功能都会慢慢发生质的变化。所有的治疗、治愈、自性化都在其中。

那么如何去积极想象?

面对梦的时候,你要停止思考、判断。不要去思考梦,这是至关重要的。仅仅只是看就够了,感受梦的意象,感受梦的情节和细节。一旦你这样做了,就会唤醒无意识,也有可能唤醒我们的情结,甚至情结会被优先唤醒。而情结的背后可能包含着原型。

梦通向原型之门,也开启了原型之门。通过梦,帮助来访者遇见心灵,遇见原型,这个过程更加重要。

荣格曾说过,

“我工作的兴趣不在于治疗神经官能症,我的兴趣实际上是走向神圣的事物。”

然而有趣的是,一旦当你走向神圣的事物,真正的治疗就开始了;当你得到了神圣的经验,你就摆脱了疾病的诅咒。荣格讲的这种神圣的经验主要指内在的原型世界,集体无意识的世界。




如何工作梦,我用一个成语来总结——“三心二意”


1 心——现在心:

现实的部分。人活在现实世界,我们现实的环境,我们主流的文化,都是现实强有力的力量,你要顺从现实的规律。现实的部分是我们最重要的部分,来访者基本是由于现实问题而来。所以工作梦的时候,现实的部分也很重要。先从客观入手,探索现实的部分。不能因为我们是荣格分析,就只工作原型的层面。

2 心——过去心:

主要指过去的记忆系统,过去的创伤。当我们深入内心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内在的创伤通过梦来呈现。这个部分也是我们需要重视的。

3 心——心灵的层面:

同时我们也要重视集体无意识和原型的部分,以及心灵的层面。即使是现实创伤的梦,背后存在着情结,而情结背后是有原型的。

所以,一个梦我们既可以从现在入手,也可以从过去入手看他,还可以从集体无意识的层面去看它。梦就像巫婆的水晶球一样,我们从不同的层面去看它,就会有不同的内容。



三心二意的“意”,包含着“意义”“意象”

1 意——意义

我们的思维总是想要理解梦的意义。我们通过自由联想、积极想象、扩充分析等方式,都是在理解梦的意义。

2 意——意象

梦本身是意象,意象往往具有多层东西,包含了比意义更加复杂的内容。古人讲“言不尽意”,语言不能够表达清楚的内在含义,只能通过意象去表达。中国文化通过图像表达宇宙人生和内在世界的奥妙,中国在这一方面自成体系。比如,易经中的太极图。梦也好,沙盘也好,都是通过意象去表达内心世界。

那么就梦而言,意象是什么样的生命呢?因此,我们不仅要关注意象,还要关注情绪和身体的感受。情绪联结着身体,身体联结着内心更深处的东西。

荣格一辈子讲过很多梦,然而荣格说他没有关于梦的理论。而且荣格讲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话:理论是魔鬼。你能带不着理论工作梦,如果你带着很多框架去工作梦,那么你可能会丧失心灵。所以荣格特别强调,分析师要尽可能多的学习理论方法和技术,但是在与来访者进行工作的时候,你要把它们全都丢掉。

梦的工作非常个性化。不同人的不同状态会导向不同的方向,也会呈现不同的内容,没有千篇一律的工作梦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