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型总是在回避和抑制自己的情感,而矛盾型则好像情感过分丰盈。

在对婴儿进行的依恋实验里,父母离开令他十分的痛苦和焦虑(安全型婴儿也有焦虑,但那是适度的,而且在父母返回时会主动接近父母寻求安慰,且较容易安抚),回来时在与母亲联接和拒绝之间摇摆。回避型看起来是不在乎的,而矛盾型则被两股力量拉扯着,伸出胳膊脚却后退了——这正是将这一类型命名为矛盾型的原因。他们可能在黏人和愤怒的反抗之间交替摆荡,也可能陷入无助、悲苦的被动状态,胆怯或含蓄的寻求母亲安慰。

尽管他会表现出拒绝或无助,但事实上他一直在密切关注着母亲的行踪,完全忽视玩具。(回避型则会看起来完全沉迷于玩具)

一个成年后的矛盾型人,在亲密关系中也同样表现为在黏着对方和拒绝间摇摆,同时密切关注着对方在哪里、在做什么。他几乎总是在过度的关注着对方,同时是忽略自己的。他没有自主的愿望,他想的更多的是对方是否遵守承诺、是否在乎他、是否要离开他。似乎对他来说人生最大的威胁是分离、丧失和孤单一人,亲密被体验为最高利益,他的一切都围绕寻求亲密而组织。他们会放大对于依恋的表达,也易于夸大现存的威胁——特别是被抛弃的危险。对于与威胁相关的想法、感受和身体感觉,会倾向于过度察觉,并夸大它们的重要性;而对于关系中的另一方不赞成、退缩或者拒绝等信号——这些信号可能是真实存在的也可能是他的想象,他们高度警觉。一旦发现到这类信号,他们会有强烈的反应,看起来痛苦极大,整个人被情绪淹没了一样。这种过激的反应常常把对方吓到。

亲密对他们来说如此重要,然而他们追求亲密的方式,却反而常常把对方吓走。没有人能承受那样丰盈的一座大山一样压过来的情感。

社交媒体豆瓣里分别有一个叫做回避型人格和另一个叫矛盾焦虑型人格的小组(这里要说一下,也许是建组者,也许是大部分的组员们,此处是将“人格”与“依恋类型”混淆了)。前者组员八万多,帖子数量不计其数;后者组员39人,12年建组至今只有三个帖子。这样悬殊的对比并不能说明回避型的人更多而矛盾型是少的。八万多人的回避组里大部分帖子并不是来自回避型依恋类型,而多是些认为自己喜欢上了回避型的人,他们极度痛苦,去网上倾诉、求助,想要更好的挽回或留住对方。这是典型的矛盾型依恋类型的表现:不关注自己,只关注对方。

 

怎样的经验形成了矛盾型的人呢?

通常他们母亲的反应是不稳定的、不可预料的,也就是说,母亲有时对孩子的需求、情绪等能够给与及时的回应,有时则完全不敏感、拒绝。那么孩子想要获得关注或支持,最大的希望在于把自己的痛苦凸显到让别人无法忽视的程度。他们不停的扫描查找内在和外在的线索,用来放大自己的痛苦。一方面,亲密是有希望的,但另一方面,这种亲密随时都会失去,因此他们需要对对方高度警觉。

曾经这些策略是适应性的,现在却是自我挫败的。力量、雄心、需求,因为害怕被抛弃的恐惧这些方面存在的空间所剩无几。

此外,作者还发现矛盾型子女的母亲,以一些微妙的或者不那么微妙的方式,阻碍孩子的独立自主、向外探索的行为——这些孩子就只关注妈妈了。

这样的早期经验的结果,是受损的自尊、思考和行为上的自主性的丧失,也妨碍了情感调节。矛盾型多具有歇斯底里的或边缘的人格特点。

矛盾型儿童所描绘的家庭图画:人物要么很大要么很小,彼此靠的很近,经常明显的突出脆弱或私密的身体部分。作者在给一个矛盾型的六岁孩子看家庭照片时,他焦躁不宁的凝视着照片,然后用指甲划着自己的皮肤。他不像典型的安全型儿童能够欣赏照片,也不像回避型转过脸去不看。矛盾型儿童似乎异乎寻常的沉浸在照片里,但同时又受其困扰。回避型表现出来“我不需要亲密关系”,而矛盾型则是既沉浸又痛苦。

当询问一些已成年的矛盾型早期记忆时,他们会愤怒的描述一个很久前与父亲相处的情境,痛苦的抱怨对父亲的不满,他的情绪和种种表现好像他的委屈是刚刚发生的一样。而且他的陈述往往冗长而混乱,会出现语法错误,一些儿童式的语言。他们完全被情绪淹没。

 

无论是回避型还是矛盾型,他们的行为模式最初都是一种适应机制——适应不同的依恋对象。而回避型的父母,子女往往也会成长为回避型,矛盾型同样。心理问题的家族传递已经是个毋庸置疑的现象。而能够改变这种传递的,是父母的自省和觉察能力。一个能够了解自己的问题所在,尤其是与子女互动中的问题的父母,是能够在孩子那里让这种传递减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