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种依恋关系里都有一套经历模式,孩子也因此形成了一定的适应模式。对安全依恋的孩子来说,他们的适应非常灵活多变,这也提升了他们的心理幸福感。而不安全依恋模式里,回避型和矛盾型孩子的适应性和灵活性都欠佳;紊乱型依恋经历中的矛盾心理状态,又使孩子的反应毫无规律,缺乏灵活性,也不能使孩子健康地成长。 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类似经历不断重复,这些适应模式逐渐成为孩子与父母相处时的一种存在特性。这种“存在方式”是调节情绪和亲密关系的一种适应性或者说模式,有助于孩子调节内在的心理活动以及与他人的关系。随着孩子的不断成长,这种反应模式会继续影响他们的人际关系,而且在他们组建自己的家庭时,又会变得问题重重。 这些依恋类型是对孩子和父母间关系的一种衡量。因为每个人与父母的相处经历都是不同的,一个孩子可能安全地依恋这个人,但却不能安全地依恋另一个人。另外,依恋关系在生活中似乎能够发生潜在的变化。所以,如果亲子关系随着时间发生改变,孩子对父母的依恋也会发生改变。 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与孩子交流、建立联结,并与他们的心理进入一种调和状态,这样可以帮助孩子形成安全依恋,为孩子的健康成长打下基础。通过亲子交流产生的“我们”的意识,是非常重要的一种存在。有了安全依恋,孩子能够感受到与父母的联结,从而提升安全感,而安全感又能让孩子对其生活的世界产生一种归属感。


      

 以下是几个关于亲子互动的例子,用以说明不同依恋类型是如何形成的。每个例子都是父亲照料四个月大的女儿。 

安全型依恋

女儿饿了,开始哭起来。爸爸听到哭声 后,放下手中的报纸,走到婴儿护栏旁边,试图弄清楚女儿为什么哭。他轻轻地抱起她,看着她的眼睛,说:“怎么了,我的小宝贝?你是想让爸爸陪你一块儿玩吗?噢,我知道了,你肯定是饿了,对吗?”他把女儿抱进厨房,一边准备她的奶瓶,一边和她说话,告诉她马上就好了。他坐下来,抱着女儿给她喂奶。女儿看着爸爸的脸,对温热的牛奶和爸爸温馨的照顾感到十分满意。 

在这次互动中,爸爸感受到了女儿不高兴的信号,而且能够准确理解信号的含义,并及时地做出了回应。女儿则从这次经历以及更多类似的与爸爸的适时交流中,感受到了爸爸对自己的理解和尊重,得到了爸爸的准确回应。她得到了理解,而且还是生命中重要之人对她的理解,所以有着特别的意义。她也因此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如果我能够与外界很好地沟通,我就能够找到办法让自己的需求得到满足。”这样,孩子的安全型依恋就慢慢形成了。 

回避型依恋

回避型依恋的孩子则有着完全不同的经历。 

她躺在护栏里刚开始哭时,爸爸并没有注意到。当她哭得更厉害了,爸爸抬起头看了看,但还是把看到一半的文章看完,然后才去看女儿。他为女儿打断他看报纸很是生气,站在护栏边看着女儿,说道:“嘿,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他以为女儿需要换尿布,于是抱起她放到换尿布台上,一声不响地给她换尿布。换好后他又把女儿放回护栏里,接着看报纸。然而女儿还是哭个不停,他又以为女儿需要午睡,于是又把她放到婴儿床上。但女儿还是在哭,他只好给她盖上毛毯,拿来安抚奶嘴,希望这样能使女儿安静下来。然后他关上门,认为女儿可能需要自己静一静。

然而女儿并没有停止哭泣,而且此时距她最开始表达对食物的需求已经过去了45分钟。“也许她饿了。”他这才意识到,看了看表,距离女儿上次喝奶已经过去了四个多小时。然后他准备好奶瓶坐下来给孩子喂奶,女儿这才安静下来。 

通过这次经历,孩子便知道爸爸不是每次都能够明白她发出的信号。首先,爸爸即使听到了她的哭声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其次,爸爸不明白她需要什么,他好像对孩子发出的微妙的交流信号难以觉察。最后,在女儿闷闷不乐了很长时间以后,他才明白了女儿的意思。如果这种交流模式经常出现,孩子就会认为爸爸不太能够满足她的需求,或者不容易和她建立起联结。

矛盾型依恋

在这个例子中,孩子得到了与前两者都不同的回应,这种回应是她矛盾型依恋的成因。 

父亲听到女儿的哭声时似乎知道应该做什么,但他又表现得很犹豫,似乎对抚慰女儿没有信心。他起身离开桌子,表情凝重,来到女儿身边并抱起了她。他有点担忧,突然想起了工作上的烦心事。 

上周是极其糟糕的一周,因为老板说他的表现很不好,希望他对客户能果断一点。这又使他想起他的父亲总是怀疑他的能力,经常在全家人一起吃晚饭时,当着母亲和两个哥哥的面对他评头论足。而且每次父亲责骂他时,母亲从来不替他说话,并且母亲也表现得对他越来越担忧。后来,每当父亲责骂他以后,他偷偷跑到自己房间里哭,母亲都会走进他的房间,对他说父亲教育他的时候他冲着父亲大喊是不对的,他应该学会控制自己。母亲看上去心烦意乱,她的这种担忧使他更加紧张,对自己更加没有信心。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他以后绝对不会像父亲对他那样对待自己的孩子,他绝对不会做让孩子伤心的事情。 

让我们回到现在,此时女儿还在他怀里哭。“这一定是孩子最伤心的时候。”他自言自语。他的忧虑表情和紧紧环绕的胳膊没有给女儿带来一丝安慰或者说安全感。她只是一个婴儿,还不能明白爸爸的担忧是因为她。不过他很快认识到孩子饿了,然后给她准备奶瓶。尽管看到女儿高兴地吃起了奶他很欣慰,但他还是担忧如果女儿过一会儿再哭的话,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
如果类似情况经常发生,就会导致孩子形成焦虑/矛盾型依恋。这种依恋模式常常表现为:“我不确定爸爸是否能够满足我的需求——不管采用什么方式。有时候他能,有时候他又不能。这次他又会怎么做呢?”这种焦虑导致了不确定感的产生,使孩子觉得与他人的联结不可靠。 


紊乱型依恋 

第四个孩子与父亲的互动同其他三个孩子的经历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有一点不同,即父亲很容易表现出激烈的愤怒情绪。 

当女儿哭的时候他会非常烦躁,甚至会跳起来,扔下手中的报纸,直接奔到孩子的护栏旁,想立刻阻止她令人烦躁的哭声。他粗鲁地抱起孩子,胳膊非常用力,把孩子抱得很紧。女儿一开始对爸爸的到来感到欣慰,但是接着爸爸那紧紧环绕的胳膊让她感到束缚而不是安慰。于是她哭得更大声了,因为现在她不但很饿,而且还很不舒服。爸爸发现她更不高兴了,又把她抱得更紧了一些。他忽然想到女儿可能是饿了,于是抱着她走进厨房,快速地给她准备奶瓶。就在他快要准备好的时候,奶瓶突然掉到了地上,摔得粉碎,牛奶也洒了一地。女儿被这突如其来的“咣”的一声吓到了,哭得更厉害了。

父亲被自己的笨拙以及女儿无休止的哭声激怒了,也因自己没能很好地抚慰女儿感到挫败。他的思绪开始飘忽不定,想起童年时被酗酒的母亲虐待的经历,回忆像潮水一样一波一波地撞击着他。他甚至紧张起来,心脏开始乱跳,胳膊也抱得更紧了,就像小时候每次被妈妈打骂时,他不停地哆嗦、哭泣并且大声嚎叫。刚才听到奶瓶掉到地上摔碎的声音,他觉得就好像妈妈把伏特加酒瓶扔了过来,碎玻璃摔得到处都是。然后妈妈弯下腰抓起他,跪在玻璃碎片上,任由碎玻璃划破她的腿。妈妈表现得异常愤怒,她尖叫着抓住他的头发,让他感到极度惊恐,他在心里发誓“我绝对不会这样做”。 

此刻,怀中的女儿呆呆地望着半空,不停地抽泣。他意识到自己走神了,赶紧回归现实,叫着女儿的名字,试着安慰女儿。女儿慢慢地把头转向爸爸,但是眼神呆滞,面无表情。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始看起了四周。他重新找了个奶瓶坐下来喂孩子。她一边喝奶,一边看着爸爸的脸,然后又看了看厨房的地板。 

刚才的经历深深地影响了父亲,他分不清哪些是回忆哪些是现实。他不能分析和理解刚刚发生的一切,这种经历会慢慢形成他和女儿的紊乱心理。 

如果每当女儿不高兴父亲就陷入恍惚状态,女儿的成长就会受到严重的影响,最终不能很好地控制和调节自己的激烈情绪。和父亲之间的这些经历使她认识到,激烈情绪很混乱,而且难以控制。父亲的这种情绪状态也导致了他们之间的隔阂,使她不能认识和分析自己的内心以及外在世界。当女儿亟需和父亲建立联结时,父亲却陷入到他自己的情感创伤里,把女儿扔在一边。而且他的非语言信息,比如把女儿抱得太紧、表情惊恐,又使女儿更加不高兴。 

这些经历使女儿感到迷惘,因为它们给她带来了恐惧。这些恐惧与父亲从他自己的母亲那里感受到的恐惧,以及他对自己无法抚慰女儿的恐惧类似。这样的互动经历只会造成孩子的紊乱型依恋,使她在将来很难应付和处理自己以及他人的激烈情绪。她也会觉得人际关系不可靠,心理上可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分裂倾向,面对压力时也会显得力不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