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恋关系直接影响我们幸福快乐的能力、安全感类型、与他人相处的方式;

也会直接决定了我们在亲密关系中的表现和状态,对我们的日常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作用。

来认领你的依恋类型

前几天我和朋友去吃晚饭,吃饭期间,老板娘的在读小学的女儿因为作业多不想做,但母亲工作忙不能陪她,而且又不能看电视,一直在哭闹,

 

但老板娘却只是有时关注一下她,随便安慰几句,基本上都在忙。

其中有一个细节我记得很深刻:女儿哭闹,想要母亲的安慰,妈妈却骂她吵,甚至到后来,把她关进了店里面的“小黑屋”里,然后又出来继续忙自己的事情了。

 

女儿便哭得更恐怖了,一堵墙堵不住哭闹的声音,伴随着焦虑和不安的情绪,飘进我的心里。

 

撞到了内心深处的小女孩

 一 没有安全感,患得患失的我

小时候父母对我的关爱应该是不太稳定的,也记得我很喜欢用这种哭闹、作、厌弃不满的表情,动作或言语去对待他们,索取他们的关注和爱。

 

联系了一下自己长大之后的行为、语言模式,还真的和以前挺像。

 

于是又想到自己以前的不安全感、容易患得患失,其实都是有迹可循。

我以前是属于焦虑型,很害怕别人不喜欢我, 很玻璃心,对于想要的东西会很执着,也容易忽冷忽热,喜欢怀疑,想很多,不安全感很重。

 

别人一对我好了,我就想拼命抓住,拼命对别人好,满足别人的需求,彷佛不抓住就会失去似的,反而更加容易加强内心的焦虑感。

 

时光机倒回小时候,和那天晚上见到的小女孩相似,我也是在父母对我的忽冷忽热下长大,我有需求,需要被关注的时候,父母有时候会给予我,有时候又漠不关心。

所以对于拥有的东西,我也经常处于害怕失去的状态,但往往越想抓住,就越会流失。

 

二 越用力,却越无力

我还记得在感情里很用力去争取,很用力去留住,每天都提心吊胆,害怕那个人会走掉的状态,

也很记得在人际关系中与朋友相处特别关注别人想法而失去自我,放弃自我需求的失衡状态。

 

还有对于父母,我希望父母能够满足我所有期待,做一个“理想父母”。

 

对于自己,也希望自己是一个完美的人。一直对自己很苛责,苛责自己怎么又做不好,苛责自己没有用,是个loser。

 

但越这样做,我发现内心的撕裂感就越重,越难有做一件事的时候有满足和快乐感。

因为内心恐惧的状态,我害怕失去,所以我希望从来不要拥有,那应该就不会有失落了吧。

 

所以外在的表现形式或许是:我没办法完成一件事/我做事很容易失败。

而这其实不完全归咎于我能力的问题,因为我发现,很多时候,是我潜意识的把戏让我做了这些事:

或者是拖延症,把事情都放在了最后才做;或者是应该学习的技能,学了也不用花很多时间,但就是不想去学······

 

那些恐惧的迷雾,遮挡了我前进的方向。

 

三 be slow,与自己在一起

前几天,我做了一下测试,神奇的发现,我变成了安全型!虽然不知道测试准不准,

但有一点我很清楚,我仍然会有焦虑的情绪,但看到我有这种情绪的时候,我不再去和它抗衡,不去打压它、否定它,而是和它站在一起,抚慰它,告诉它我就在这里,有情绪没关系的。

 

我也会开始试着一点一点地打破内心的那道墙,让朋友、家人走进我的内心,尝试和别人建立更深入的链接,即使这中间伴随着很多的未知的恐惧。

好像也有点找到小孩子那种无畏无惧的感觉,彷佛一切都是很美好,一切都是充满可能性,想要不断探索世界。

 

我相信我所有的情绪都是我自己给的,不是事情本身的问题。所以我会为这些情绪负责。

 

最近看到一句很有深意的话,觉得特别有意思:“人生的意义,在于丈量自我和探索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