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修通

是利用咨询师与来访者的移情关系,重塑场景,用新关系代替以前关系的过程。

比如,某人对咨询师有了过去对母亲的愤怒的感觉,这是移情,是“似曾相识”的感觉,是情节(complex)。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情节需来访者自己解开,这时咨询师&来访者≈来访者&母亲的关系,这种关系得到重塑,场景得以重演,但结果不同。咨询师扮演了那个“健康”的母亲的角色,这个情节(complex)得以解开,开始用新的关系替代。


就好像人浑身不舒服,要去刮痧,保健师傅一定要拿刮痧板子在郁结最厉害的地方反复的刮,越是郁结厉害的地方刮上去越疼,像刀一样。只有这个结刮开了,人才会顺畅。过去的某种情结(complex)亦是如此,精神分析技法好比刮痧板子,分析师则是保健师傅。

初级过程&次级过程

初级过程:在潜意识层面。是无逻辑,非理性

次级过程:是合理性的思考过程。


咨询师识别来访者的初级过程就像我们去打鱼的过程。撒一网下去,网上来啥都有,有鱼、有石子等等。精神分析的技能就是要教会我们识别鱼的特征(也就是初级过程),能快速准确得区分鱼和石子垃圾的区别,然后把鱼装进桶里带回家。我们要在与来访者的交谈中也能撒一网拉上来能快速将无意识的初级过程识别并将它们收下作为精神分析的材料。

初级过程的特征有哪些?

(1)无时间概念:无逻辑的自然是不讲求时间概念的,这和梦的体验也相似。比如,幼年时因不听话遭受过父亲体罚的女孩儿,一直都习惯于听从父亲的所有安排和要求。即使快30岁,职业上也独当一面了,但一遇到父亲的控制和无理要求。立马就变成和幼年一样,唯唯诺诺,言听计从。这个女孩儿在父亲面前无时间概念,从30岁变成了5岁。


(2)无视现实:精神分裂症病人没有自知力,就是完全在初级过程中。《盗梦空间》,看懂得都不正常,因为里面做梦的设置完全是初级过程,毫无次级过程的逻辑。


(3)心理现实:相对“无视现实”这一点,初级过程里的现实是“心理的”。这里需强调的是“创伤”,包含现实的,实实在在发生过的创伤,比如经历地震、亲人亡故等;也包含幻想的,非现实的。


比如我小时候在农村,外婆为了不让我去水库玩,常和我讲水库里发生的各种怪力乱神的恐怖故事,吓得我一到晚上就害怕,长大后在泳池里也会有各种莫名的不安,一直也没学会游泳。这种对鬼对水的恐惧,不来源于现实,而来源于我小时候的幻想世界,虽未发生过,但属于“幻想创伤”,和现实创伤一样对个体有重大影响。


无论是幻想的还是现实的创伤,为什么我们不能在长大后自动修复创伤呢?

再打了比方,一个3岁的男孩打碎了碗,被打碎碗的声音吓得哇哇大哭。妈妈一般会说“没事,宝贝,不怕不怕哦~”。但如果他妈妈不问青红皂白上去给了他屁股两下,那这就是男孩的创伤。然后男孩儿长大了有了家庭,又把碗打碎了,他老婆会说什么,也许是“真是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因为他是成人,老婆绝对不会说“没事,宝贝,不怕不怕哦~”。男孩变成男人,打碎碗从理性上说没有那么可怕,但如果当时妈妈狠狠得打了他,这种被打的创伤的体验和感觉还是存在的。


而前面谈到过,创伤或情节(complex)愈合需要“重塑”场景,但因为男孩儿已经长大,他的重要客体—老婆(相对于幼年的妈妈)不能了解男孩儿幼年的创伤,自然很难修复创伤。但在咨询室里,这一切的重塑和重新体验则是极有可能的。

(4)不存在矛盾与否定:这和在梦里的体验也是相似的。就像生就是死,恨即是爱一样。(艾玛,说的好哲学,难怪好多哲人都看起来神叨叨的)


(5)以表象/形象代表语言:某种意义上来说,所有语言都是防御。在梦里会不会有这样的体验,有时人物之间没有语言交流,只有人或事的表象,但你在梦里清楚的知道了发生了什么,这就是用表象代表语言。以此理论为基础的治疗工具有沙盘、OH卡等,都是用形象或事物来跨越语言达到人的潜意识的。


关于梦

既然梦是非理性的,为什么有时候我在梦里会知道自己在做梦呢?


重要的是在梦中的“感受”,而不是究竟梦到了什么,梦见了谁。因为在你醒来的那一刹那,你自己会重新加工这个梦境,比方说,有的梦是压抑到潜意识里的不被自己意识层面所接受的欲望,当你意识到这个危险时,会被噩梦惊醒。而当你醒来的一瞬间,这个“噩梦”会以你意识层面所能接受的样貌被重新加工或改头换面。


我有一次梦见自己去学校没带作业,同学们很着急焦虑,我很轻松的回答说:“没事,这是在做梦。”用上面的解释来说,在梦里,同学们的“焦虑”其实是我的。而这种焦虑感受如果进到意识层面对我来说是危险的,所以我在醒来时会自动加工,告诉自己在梦里我知道在做梦,用不着焦虑。


同样的现象还有“似曾相识”的错觉,同理,相似不是地方或人,而是“感觉”,因为以前有过类似的“感觉”,所以大脑自动加工了这个场景是以前见过的。


而总是反复做同一个梦或类似的梦,它们相同的也是这种“感觉”或“感受”,而梦里的内容是可以加工的。比如,讨厌婆婆却基于伦理道德不好发作的女人,会在梦里反复的梦见一条又老又丑还对她狂吠的老狗(对应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