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每天都会推送给大家一些趣味测验,可能很多同学也在心理中心的网站上做过了专业的心理量表;也许你会对“微表情读心术”或者“FBI教你读表情”这样的议题感兴趣。很多人都会问,心理学真的有那么神吗?其实,这门学科并没有“只是用,而不学”的人们宣扬的那么神秘,而是科学又有趣。相信应该同学们大都没听过或做过罗夏墨迹测验或者是房树人测验吧?那么今天,我们就带大家来认识一下这些有趣的心理测验——投射测验。

材料来自《人格心理学》(Jerry M.Burger 著,陈会昌等译)

精神分析师在想办法测量他们感兴趣的人格结构时,遇到了一个独特的问题:受测者不能直接报告出精神分析理论定义的那些重要概念。如果来访者愿意找出心理冲突,那么显然,这些心理冲突没有深藏在无意识中,因此也不可能是理解他们问题的关键。精神分析治疗师和研究者怎样才能测量到无意识的内容呢?解决办法就是避免直接报告。投射测验促使受测者做出看似意义模糊的反应,经过训练的治疗师可以对这些反应作解释。

投射测验为人们提供模糊刺激,例如墨迹、模糊图片等。受测者可以描述他们看见的东西,根据图片讲故书,或以其他方式对呈现的材料做出反应。测验刺激不提供判断反应对错的线索。因此,反应是高度个人化的。有人也许会看到一只蝙蝠和一只大象,而另一个人看到的也许是一间教室和一个呻吟的女人。正如投射测验这个名字所暗示的,精神分析师认为这些回答是无意识的投射。模糊材料为被抑制的冲动提供了表达的机会。但是,与这些冲动的其他发泄方式相比,这些反应的重要性对受测者来说并不明显。

1.投射测验的类型

1921年,赫尔曼·罗夏(Hermann Rorschach)发表了一篇论文,论文中描述了一种根据个体对墨迹的反应预测其行为的方法。罗夏在论文发表的第二年——他38岁时就去世了,但他的研究却激起了另一些心理学者的兴趣,他们继续编制墨迹测验,并仍以其开创者罗夏的名字命名。罗夏墨迹测验包括10张卡片,每张卡片上面只有一块墨迹,有的卡片上墨迹颜色不止一种。受测者根据指导语,描述他们在墨迹中看到的东西。他们可以自由地根据墨迹的任何一个部分做出回答,而且可以对一张卡片做出几种反应。尽管某些卡片很有暗示性,但它们仅仅是墨迹。

墨迹测验的反应可以采用多年来开发的任一评分体系进行分析。然而,多数心理学家依靠他们个人的洞察力和直觉来解释受测者对墨迹测验的反应。异常的反应和重复出现的主题特别有用......例如,当来访者在墨迹中看到有人自杀、古怪的性行为或暴力行为时,或许能为治疗师提供下次治疗时探索的主题。

另一个被广泛应用的投射测验是主题统觉测验(TAT)。设计者是亨利.默里(Henry Murray)。测验由一系列模糊图片构成。让受测者根据情境讲故事——人物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情,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情境,结果将如何。大多数图片都呈现了人物的形象和面部表情。但人物之间的关系被故意设计得模糊不清。因此,受测者会在人物的脸上看到爱、罪恶感、愤怒或悲伤。图片上的人物也许在打斗、密谋、相爱,或相互间无动于衷。他们可能正在经历一场快乐的、悲哀的、可怕的或令人失望的结局。受测者在图片中的所见提供了分析其人格的线索。治疗师常常凭直觉解释受测者对TAT的回答,但也有许多治疗师采用相对客观的评分程序。

许多治疗师还使用一种投射测验画人测验。画人测验诞生于20世纪20年代。这项测验最初是用于测量智力,后来心理学者意识到它还能测量重要的人格结构(Handler,1996),画人测验的模糊刺激是一张白纸和要求受测者画一幅图画的指导语。在大多数情况下,受测者仅仅需要画一个人;有时心理学者也会要求他们画一家人或一棵树。画人测验有许多用途,其中包括测量儿童智力。但它通常被当做评定心理问题,尤其是儿童心理问题的指标(Bardos&Powell,  2001;Matto,2002)。精神分析师常把受测者画的人看做是自我的象征。

儿童的绘画是他们内心想法和情感的窗口,这种观点具有很强的直觉诉求。老师通常记录下画人时从不画笑脸的孩子。同样,常画鬼怪的孩子也许在表达内心的烦恼。现在已有评估这些潜在问题的评分体系。但只要看一看图3.2的绘画就会发现,儿童有时会把他们说不出来的东西用绘画形式表达出来,有情感问题的孩子画的这些画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2.对投射测验的评价

与大多数跟精神分析理论有关的事物一样,围绕着投射测验,尤其是罗夏墨迹测验的使用,人们展开了大量的讨论(Carb,  Wood,  Lilienfeld,&Nezworski,  2005)。研究者采用墨迹测验开展了成百上千项研究,通过被试的反应来预测从智力到性取向的各种特征。遗憾的是,心理学者对怎样解释这种研究意见不一。批评主要针对投射测验的信度和效度,这些测验的信度低得让人无法接受,并且其效果也常常无法保证(Wood,Nezworski&Stejskal, 1996,1997)。

考虑到测验的效度问题,一些心理学者质疑,墨迹测验能否被作为一种测验来使用都是个问题。他们认为罗夏墨迹测验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一种高度结构化的访谈。

尽管存在上述争论,罗夏墨迹测验和其他许多投射测验仍一直是广泛使用的心理测量工具(Camara, Nathan,&Puente,2000;Watkins,Campbell.  Nieberding,&Hallmark,  1995)。其中一个原因是这些测验可能揭示了通过其他方法不能获取的信息。例如,洽疗师与孩子们在一起时,他让一个孩子玩一组家庭玩偶。试想这个孩子设计了一出情景剧,剧中父母玩偶残忍地对待孩子玩偶。那个儿童也许正以这种方式,表达他或她对父母和家庭的感觉。而这种感觉难以用其他方式表达。

但许多心理学者提醒人们,不要夸大地解释受测者对投射测验的反应。上例中的那个儿童也许只是在表演最近电视节目中的一个情境。由于投射测验的效度仍有待商榷,因此心理学者经常被建议不要过分依赖这些测验做诊断( Wood,Garb,  Lilienfeld,&Nezworski,2002)。相反,投射测验应当被看做只是提供了有关来访者情况的一个信息来源。采用投射测验获得的信息,应当和访谈、观察、个案材料及其他类型测验所收集的信息同时使用。

怎么样同学们,是不是对投射测验感兴趣,并有了客观的了解呢?这里还要温馨提示大家哦,投射测验的使用强调有经验和受过训练,所以,我们千万不要贸然给自己或他人施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