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身游戏


活动由一个热身游戏开始。我们站在教室后面,围成圈,手拉手,一个接一个顺序拍手、拍手、拍手、拍手……(速度要快),这是基础版;然后是提高版,拍手、拍手、响指、拍手、拍手、响指……;最后是进阶版,任意一个人可以蹲下,后续的人继续。当然中间会有人犯错,每次有人犯错,都会听到“错了”,或是出自他本人,或者是他人指出,然后游戏继续下去。

游戏过后,大家都很开心。然后就开始分享感受。

老师们都说,很轻松,很开心。有的老师说他会通过计算或者找规律的方式去决定自己应该做什么动作,有的老师说他就是顺其自然跟着前面老师的动作走。看得出来,有些老师理性,有些感性。

有几位老师说怕犯错。

我问,犯了错会怎么样?

老师说,有点傻。感觉游戏不太难,自己完全可以不出错的,但居然出错,所以觉得出丑了。

我问,其他老师你们有没有觉得他们傻?

“没有”,大伙儿纷纷说,而且“还觉得挺可爱的”。

对于犯错,每个人也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在很多情形下,人们会要求自己以比较完美的形象出现在他人面前,尽可能避免犯错,所以有时反而会因紧张而犯错。而一旦犯错,有可能会选择自我否定,可能会就此产生纠结。

晓瑜补充说,对的,可能有学生就不愿意举手,其原因就是怕犯错,怕出丑,怕别人觉得自己很傻。而事实并非如此。

王航说起了她的戏剧课中的一个活动——鬼脸接龙。她说,这是一个释放天性的活动,其目的就是出丑,但不是一个人出丑,而是所有人一起出丑。于是大家会发现,原来我们都是傻的,所以自己就不会觉得傻。这是会感到很轻松,天性就在此刻释放了。

这其实就是人生旅途中的心态,我们可以选择。


聊聊之前所学


接着,我们简单回忆了前两次活动的内容。

第一次关于Super生涯理论,关于生涯角色,关于自我概念,关于人生的不同阶段。

第二次DPA其实是关于自我概念的一种测试,用来描述自己的个性特点、能量状态,内敛度等。

我们的目的不是记住理论,而是说如何将这些理论融合地应用于实践。所以,我们聊了通过DPA图像我们能看到什么,聊了如果学生了解自己的DPA会对他有什么帮助,聊了如何通过家校合力助孩子更好成长,聊了DPA如何能够运用在教育中,如果学校开展试点,如何选择班主任志愿者等等。

我还介绍了盖洛普的优势识别器(我做过这个测试)。测试完毕会自动生成34个优势主题,而前五项对你至关重要。优势理论的核心是让你关注优势,而忽略劣势。通俗来说就是不要补短,而要取长。通过对34个主题解读,你能够知道自己的潜在优势是什么,以及通过什么样的途径来发挥自己的优势。

无论是DPA还是优势识别器,测试不是重点,或者说不是最终目的,重点是测试之后如何认识自己,最终成就自己。每个人都有成就自我的潜能,从“认识自我”到“成就自我”是个漫长的过程,其中一定会经历各种各样的挑战,需要不停地思考,需要得到他人的支持,也需要不断挑战自己让自己走出舒适区。


霍兰德理论


接着进入了此次活动的重点——霍兰德理论,从一个Party游戏开始。

假设你参加一个Party,在场的人分为六种类型,有着不同的兴趣和偏向:

务实和实用倾向;

好奇心、探究和独立倾向;

创意和自由思考倾向;

助人和友善倾向;

雄心勃勃、外向、活力充沛和充满自信倾向;

负责任、可靠和注意细节倾向。

从你个人的兴趣出发,你会选择去和哪一类人交流,选出前三类。

(游戏取自台湾的生涯辅导课程)

这六类对应着RIASEC六种类型的人,分别是:实用型、研究型、艺术型、社会型、企业型和事务型,这六种类型其实是按照“与物接触/与人接触”和“事务处理/心智思考”两个维度进行划分,下图就是就是著名的霍兰德六角形,也是霍兰德理论的呈现之一。

图1:霍兰德六角形

霍兰德理论是又一重要生涯发展理论,该理论的基本假设是:

(1)个人具有独特的兴趣、能力、需求、价值和人格特质等属性(图1)

(2)职业拥有独特的工作任务、所需技能、要求和报酬等属性(图2)

(3)个人和职业/工作的属性特征可以加以测量

(4)当工作者的属性特征和职业/工作的属性特征有很好的配对时,工作者和雇主都将得到最大的满意感(图3)。

图2:美国大学检测中心(ACT)工作世界地图

图3:霍兰德码和工作地图的对应

如果说之前的Party游戏只是针对生涯兴趣的感性选择,那我们随后做的“生涯兴趣测试”就是相对科学的测试,共180道测试题,分为“生涯活动”、“学科活动”和“职业名称”三类,通过统计得分后就能够得出三项最高分,所对应的字母组合就是著名的霍兰德码

每位老师都测出了自己的霍兰德码,和之前在Party游戏中所确定的三类相比,差别并不大。

可以从霍兰德码得出一些结论。

一致性:主要看霍兰德码的前两个代码,如果两者在霍兰德三角形中处于相邻位置,则属于高度一致;若处于间隔位置,则属于中度一致;若处于对角位置,则属于不一致。

具有一致性霍兰德码的人,可能具有较高度的内在稳定度(不会受到不同兴趣和价值观差异导致的纠结),而且也容易找到具有较高度一致性的工作。

比如说我的霍兰德码是E(76)S(73)I(71),ES属于相邻位置,所以属于高度一致。

分化性:就是看最高分和最低分之间的差异。如果有一些兴趣领域明显高于其他领域,表明兴趣是分化的。这种情况下,如果从事的工作不是自己喜欢的领域,其不适会比较强烈。

对我来说,最高的E(76)和最低的R(43)相差仅为33分,属于低分化性,所以任何职业对我来说都是比较能够适应的。

适配性:就是霍兰德码和工作环境的关系。比如一个具有SEA霍兰德码的人在SEA环境中工作时,将会最感到满意且高产,而如果在RIC的环境中工作作将感到不满意且低产。

比如我,目前的职业是中学老师,在工作地图中中学老师的霍兰德码的前两位是SA。虽然我的霍兰德码前两位是ES,但我的A分值为64,位列第四,而我的霍兰德码呈现的又是低分化的,再加上我目前还从事了行政工作,带有比较明显的E的属性。所以,我的霍兰德码和工作环境是比较匹配的。

关于霍兰德码应用还有很多,了解自身兴趣的方式除了测试之外,还有其他,下一次的活动将我们将就此开展进一步的探索,一方面探索自我,另一方面探讨如何将此应用于学生的生涯教育中。